第贰十三中国历史

前一篇《论语解悟》八佾
第叁十① 、二十二章

后一篇《论语解悟》八佾
第三十伍 、二十六章


[原文]

子语鲁大师乐。曰:乐其可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

[译文]

先生告诉魏国提辖演奏乐的道理。说:乐是足以清楚的,发轫演奏时,振奋热烈;展开今后,纯一调匀,清晰明了,连绵不绝,乐便那样成功了。

语:音yu,第四声。告诉。

大师:乐官名,大同太。

始作,翕如也:古时演奏音乐,先奏金、鼓钟。翕,音xi,第1声,合义,翕如,钟声刚起,听演奏的人都一模一样振奋,那是音乐的启幕。那里的四如细解,多采取七房桥人先生的诠释。

从之,纯如也:从,也读纵,松手,展开的趣味。钟声既起,八音齐奏,乐声自此松开。纯,和谐的意味。此时乐器声、人声,堂上堂下,相互和应,纯一不杂,所以说纯如也。

皦如也:音jiao,第壹声,清晰知道的意味。那时人声、乐器声在一片纯和中,高下清浊,金革土匏,各个声音,清晰可辨,所以说皦如也。

绎如也:绎,再三再四、相生的意思。那时乐声前起后继,络绎而前,相生不绝,所以说绎如也。

以成:一整套的乐,就在那样的历程中形成了。

[愚悟]

本章谈乐。乐,在墨家礼乐文化中是很主要的一部分,它不仅可以操练情操,抒发感情,还足以用来治国育民,在《论语》中就有成百上千这么的例子,譬如子游在武城的礼乐教育,夫子评论吴国乐等,都将乐上涨到了江山兴亡的框框,同样,从新兴的史籍中也足以找到不少如此的例证。靡靡之音,会乱国丧邦;钧天广乐,可治国安邦。

当时大约鲁乐也装有消极,所以夫子告诉太史乐的道理,以正其道。如今,随着乐经失传,古乐不全,大家早就不能领悟地领会古乐的切实事务,也无力回天体会到古乐的魔力。无法不说这是中华文明的一大缺憾。未来也只好从局地古书中窥得大致,体会一下它的调和盛美。

也有学者认为本章应该如此表达:乐起来为金奏,继之以升歌,歌者升堂唱诗,那时重点在人声,不掺杂乐器声,其声单纯,所以说纯如也。升歌之后,继之以笙入,奏笙时,有声响而无辞,而笙音清别,所以说皦如也。然后又有间歌,歌声和笙声此起彼伏,寻续不绝,所以说绎如也。有了以上八种演奏之后,然后合乐,芸芸众生齐唱,所谓洋洋乎盈耳也,如此,则乐成。今录之,以备参考。


[原文]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文化人为木铎。

[译文]

仪地的边防官请求先生接见。说:贤人君子到那里,我尚未不相见的。先生的随从弟子请求先生接见了她。他出来后对学子的学子说:诸位,你们何必担忧丧失官位呢?天下无道已经很久了,上天自然会使夫子得位设教,布道于众。

仪封人:仪,地名,齐国的贰个邑(城镇);封人,官名,大致是守卫边防的领导者。

请见、见之:见,同现,音xian。请见,是请求接见的情趣;见之,是使先生接见他的趣味。

二三子:指先生的门生。

丧:失位离国。先生曾为鲁司寇,后离国去卫,又离卫去陈。那时正是失位离国时。

天将以文化人为木铎:木铎,金口木舌(相当于铜质木舌)的铃铛。元代国有公布政教时,先振木铎来警戒人们。这一句直译可以解为,上天将以文化人为木铎,布道于众。然而依照上下文驾驭,出现了三种不相同的意趣,一说夫子不会长久的丧位,一定会得位而布道于众;一说世界黑暗,所以上精灵夫子失位,周流四方,如木铎般警示于众,宣大道于全世界。两者都通,那里暂采前说。

[愚悟]

从本章可以见到,仪封人是一人隐于下位的贤者,1人君子,所以有贤者到那里,都能得以接见。他在见过夫子后,评价夫子当为木铎,警世布道。而后来的神州野史也作证了仪封人的话,无难乎有人会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墨家思想可以合并中国墨水,确实有其先进和英明之处,就到底今后相同值得大家去读书和讨论。可以说仪封人是识人的,而且识人的水平很高。

本章记载了当时人(不是士人的徒弟)对先生的评头品足,能够更进一步求证夫子之贤。


中国历史,前一篇《论语解悟》八佾
第三十壹 、二十二章

后一篇《论语解悟》八佾
第②十五 、二十六章

图片源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