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着李敖的评价

李敖的书写没完看了。两年前纵罢《李敖有话说》,文史方面的内容比较爱听,到后来他到了台湾的立法院,不歇地游说台湾之政坛,就不曾意思了。最近开班放任《李敖语妙天下》,还没听了,基本上对李敖有矣一个成型的见地,写以脚。

李敖的独到之处:
1:勤奋,74春秋的人口尚无鸣金收兵地读书,谢绝所有耽误时间的礼仪性的接触比如婚丧嫁娶的宴请,企业开张的剪彩等,非常值得学习。我计划于离退休后也过他那样不停止上的生存;
2:对中华太古底历史、文化大了解;
3:对华夏五四以来的历史特别了解,对台湾底政坛非常了解,与广大五四人物有交往;
4:口才好,善于演说;
5:人长得起劲,虽然早已70差不多了,还是颇精神之一个中老年人;
6:字写得不错,没见了他写的毛笔字,看了钢笔字,非常漂亮;

李敖的先天不足:
1:脑子里洋溢了鸡毛蒜皮的底细,但是缺失概括、总结、归纳,跟写《中国格外历史》的黄仁宇,写《潜规则》《血酬定律》的吴思同比就明白李敖的弱势了;
2:没有接触了现代科学,不知晓逻辑推导。因此片时候是见缺乏说服力,有的上是逻辑上过不去。先举个短说服力的例证:在《扒林云大师的调皮》中,骂了一半龙林云,基本上就是骂,没说他怎么不好,怎么怪,跟央视的新闻记者中国历史多一个水准。再推个逻辑不通的例子,他说《论语》中“伤人乎,不问马”中的“不”就是“后”,也即是later。接着举了几乎单例证,说明古书中之“后”和“不”是通假,但是他举的几乎独例证都是说“后”就是“不”,也尽管是not。那么“伤人乎不问马”的这“不”也要not的意思啊。李敖的意是说,既然是通假,那么,这个“不”就是“后”,也就算是later。

3:不易于听批评意见,也无乐意承认错误。这个以前以《南方周末》上有人说过,他终究非是神仙,有说错的地方,但是就是是无便于承认。具体事例我记不清了。但是记得他好说了,说观众反映说他误的地方,有的地方是发音的题目,是观众对京城讲话不熟悉,有的是台湾话念错了,反正就从未外的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