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湖帆收为镇宅之宝

古诗有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那句诗不了解戳中了不怎么读书人墨客的心事,被寒风摧残如故一身傲骨挺立天地间的梅,多像不染风尘品格高洁的要好啊!

再想想,看到寒风中傲立的一株梅,还好意思不起床学习工作吧?(那说不定就是干吗萃花总是起床困难吗,毕竟窗外没有寒梅啊。)

是了,今日萃花就要跟我们讲讲梅兰竹菊四君子之首,梅。准确的说,是一本古时候教你画梅的画谱——《梅花喜神谱》

《梅花喜神谱》-封面图

此花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四次闻

梅花大家都知情,“喜神”是什么?是一位能招来和颜悦色幸福的神吗?

宋景定本《梅花喜神谱》钱大昕跋

北魏大家钱大昕在跋中写道,“谱梅花而标题系以喜神者,
宋时俗语谓写像为喜神也。”所以喜神就是画像的意趣,《梅花喜神谱》=《梅花写生册》。

现今我们再来说说梅花。此画谱小编宋伯仁,生于南宋年间,格外爱梅,且善画梅。对此他自己是那般说的,“ 余有梅癖,辟圃以栽,筑亭以对……余于花放之时,满肝清霜,满肩寒月,不厌细徘徊于竹篱茅屋边……

疏忽就是,我爱梅成癖,种了一片,还越发建了个亭子,开花的时候,从早到晚,顶着风霜雪月在梅花旁走来走去。

那也就是梅花是植物,知道的称他爱梅成痴,不领悟的还觉得她是个变态痴汉。爱梅到这些水平,不发表一下祥和的才情简直浪费生命——于是就有了那本神州野史上先是本木刻素描画谱《梅花喜神谱》。

那本画谱长什么体统??

此谱分为前后两册,依照梅花不相同的生长阶段,分为蓓蕾、小蕊、大蕊、欲开、大开、烂漫、欲谢、就实七种不一致的造型。百幅梅花姿态各异,生动有趣,宋伯仁还在每幅旁边题五言诗,配题名。

《梅花喜神谱》-凤朝天  

中国历史,《梅花喜神谱》-开镜

《梅花喜神谱》-古文钱

“古文钱”,画中梅花将开未开,花瓣包裹着花蕊,四方形状,可不就是史前的钱币模样吧?小编的起名能力值max!

《梅花喜神谱》-晴空挂月

“晴空挂月”这一幅,一枝从右上角切入画面,向左下方的对角线伸展过去,梅花则侧向右边翻转,倒挂枝头,恰似一轮新月当空挂。 作者几乎是把极简结构玩到了最为!

从上述几张图片中相信你们也留意到了,梅花旁的题诗字体刚劲有力,颇有欧体之感。

左手为《梅花喜神谱》中节选诗文,左侧为欧阳询书法字帖局地

据记载,宋代刊刻者甚是欣赏欧体(欧阳询书体)书风,俊美工整相当。不知《梅花喜神谱》的刻工是何许人也,但从书中字体刚劲挺拔之势,可知“欧体”之风,为宋版书中的精美之作,难怪一向被后人一介书生推崇格外。

文征明、黄丕烈、吴湖帆代表很赞!

北魏之后,由于兵连祸结,原本数量就不多的刻本更是大多没有于战事中。有缘得见此画谱的也大半是爱梅的雅人韵士,喜欢安静赏玩,不太会让它大范围传播。

从而此画谱传到后世,刻本稀少,价值吗高,得“一页宋版,百两纯金”之称。据考证,景定2年(1261)的重刊本是水土保持的唯一一部宋刻本,也是已知的最早版本

宋景定二年(1261)卢萨卡双桂堂重刻本(传世最早版本,也是后世各本之祖本,现藏于香江博物馆)

那版宋景定本在明代一时遭逢广大斯文墨客的追捧。明四家之一文征明就曾收藏过那本画谱,并在其卷首目录页上盖有“徵明”朱文印,在梅图“麦眼”上盖有“徵明”朱文印和“文壁印”白文印,看来文征明在百幅画中偏爱此幅《麦眼》。

《梅花喜神谱》-麦眼  文征明印

再然后还曾入过王府,到了北周嘉庆年间,转至盛名的藏书家黄丕烈手中

《梅花喜神谱》-黄跋(局地)

在藏书界,黄跋,是古籍善本收藏中的专门术语,即黄丕烈所作的题跋,约等于阿里巴巴(Alibaba)藏宝洞的芝麻开门。

在黄跋中记录了好多保护的版本学资料,学术价值也是很高。 按现代确定的古书善本定级标准,凡有“黄跋”之书,都被列入一流古籍善本。

能够说“黄丕烈”多个字出现在古籍上,就相当于价值连城了。而在此画谱中,也有黄跋,由此也足以侧面印证此画谱之敬爱。

又经湖南于氏兄弟收藏之后,宋景定本《梅花喜神谱》作为吴湖帆妻子潘静淑的嫁妆来到了收藏大家吴湖帆的手中。

《梅花喜神谱》-吴湖帆先生题跋(局地)

说起来博洛尼亚潘家也是挺有来头。潘家祖上历代喜欢收藏,是江南主要藏家,香江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大克鼎、大孟鼎就出自潘家。潘静淑出嫁时曾以重重珍奇藏品为嫁妆,如宋拓欧阳询《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等,其中就有《梅花喜神谱》。

《梅花喜神谱》-潘静淑题跋(局地)  

《梅花喜神谱》-吴湖帆题跋(局地)  

吴湖帆夫妇均爱梅,书斋名字都被起为“梅景书屋”。多少人将此本画谱列为吴氏文物四宝之一,也是红得发紫的“梅景书屋镇屋之宝”,足见吴湖帆对它的爱护程度。

《梅花双鹊图》-吴湖帆收藏

吴湖帆先生收藏的另一幅画梅之作《梅花双鹊图》则是梅景书屋的另一件镇屋之宝,在画法和表述上则是别的一番色情了,有机会萃花再为大家单独讲讲那幅《梅花双鹊图》。

《梅花喜神谱》作为中华最早的木刻水墨画画谱,照旧印制装帧精美且数量稀少的宋刻本,还有历代收藏名人的题跋高值加成,一本画梅教材能在历史上留下如此成就,真是卓绝巨大。

理所当然了,文人雅士们爱梅并不是爱这个虚名,而是爱梅挺立初春的骨气和天真,那是一种其余花不可以替代的超俗雅趣。

在梅花将开的季节,大家准备好要和萃花一起去踏雪寻梅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