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艺术学8

自己直接在搜索最能代表中国知识的意味符号,直到突然一天想到了中华结。

甲.中国结最中国

中原结,中国有意的手工编织品。一条红绳,经过巧妙的编织,就成为图案精美,样式繁复,充满喜气,既可装饰,也可有使用效果的中国结。

中华结的野史尤其久远,最早或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原始中国人的缝衣打结,而后延展至我们祖先的结绳记事。《周易·系辞》就有云:“上古结绳记事,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唐宋郑玄在《周易注》中表达说:“结绳为记,事大,大结其绳,事小,小结其绳。”而周朝人随身佩戴的玉就常以中国结为装饰,夏朝铜器的数字符号上还有结绳的形制。由此看来,绳结的出世不仅是时装的一种意义,更曾是帮扶纪念的工具,也就是文字的前身。原来,中华文明还曾经沿着远古先人的绳结攀附生长。

中国历史,汉唐随后,及至后汉,中国结得到了庞大的腾飞和普及,逐渐衍生和变化成为大家明日看来的样式和效应。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三十三次“白玉钏亲尝莲叶羹,黄金莺巧结梅花络”中,有一段描述了宝玉与莺儿商谈编结络子(络子,结子的利用之一)的对话,谈到了扣子的用处,饰物与结子颜色的选调,结子式样名称等情节。

神州结无论多么精细曼妙,均可以还原成一条二维的红线,因为它从头到尾都是用一条红绳编结而成。那么多形态万分、内涵足够的图画,只要捏住头尾两端,就能循着编织的点子解开那个结。

神州结这一出奇且巧妙的统筹特性与其自己的起点及味道,极具中国知识的意味意味,包含了拉长的学识内涵。

《易经》是礼仪之邦群经之首,中华文明之滥觞。易经64卦的推理似乎极了一个中华结,乾为天、坤为地,分别是红绳的两岸,经过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不止配比组合,一幅包涵万象、寓意无限的阴阳图就编织出来了。要看懂那幅庞杂玄奥的64卦图案,阴阳便是开辟玄妙的钥匙。循着阴阳二路,胸有乾坤二法,变易、简易、不易就相继在64卦中循序衍变,周流不息,大道自然也就在内部了。

在历史长河的濯洗淬炼中,中国知识综合起来以儒道为其大端。其余诸子百家,或多或少均受儒道的影响,甚至法家也曾借鉴学习了众多早期法家的思想观点。以道为阳,儒为阴,儒道思想的互动渗透、成效及融合,作育了如拾草芥洒洒、浩如烟海的中华知识的丰厚内容。这一滚滚的处境,与华夏结精美繁复的结面何其相似,与64卦组成的二维排列图何其相似!

瞩望令人神魂颠倒的国学海洋,其实假若把握了“阴阳”二路,捏住了中华知识的“根髓”两端,那么畅游于茫茫的国学海洋,也未见得迷失方向,更不会不得其门而入,不得其门而出。唯阴阳而已。

神州结不仅在寓意上这么贴切地代表了中国文化的基业,而且在千百年的流传、衍生和变化中,也曾经深刻融入了中中原人的平庸生活,情绪寄托和文化基因。

乙.中有千千结

一个“结”,道尽了此字的情意与智慧。正是一丝一吉,之谓道。

結字,由绞丝和吉组成。绞丝当然就是指绳子,以及后来特地编排中国结的红绳。“绳”与“神”谐音,中国文化在形成阶段,曾崇拜过绳子。据记载:“女阴引绳在泥中,举以为人。”又因绳像蟠曲的龙,可以想见,龙神的形象,在史前时代,可能就是用绳结的成形来体现。

左侧的吉,组成了开门红的“音结”。用绳索把吉祥、吉利的事物捆住,是人人对美好事物追求的一种表示。在中华结的款式上这种吉祥的谐音和味道就更醒目了,如把“吉字结”、“罄结”和“鱼结”组合一起成为“吉庆有钱”结,以“蝙蝠结”加上“金钱结”,组成“福在面前”。

“结”字的本心是用线绳将武器捆绑起来,而刀枪入库又正是吉字的原意。可知那一个结是意味着和平安定,没有争端的字眼,所以结组成的用语大都是意味美好的褒义词,比如许多负有向心性聚体的盛事大概都用“结”字作喻,如:结义、结社、结拜、结盟、团结;男女之间的婚姻大事,也均以“结”表达,如:结亲、结发、结婚、结合;结是事物的初步,有始就有终,于是便有了“结果”、“结局”、“停止”。“吉”是把武器放在兵器架上,不动刀兵则吉,以绳结维系那吉,那不正是人类联合追求的和平?“结”还被先民们予以了“契”和“约”的法度表意功效,还有记录的作用,和平的契约,记载在纸笔上,那也多亏中国从来和平友好对外的历史观。

“结”在漫漫的演变进度中,被大千世界赋予了各样美好的真情实意寄托。“结发夫妻”是古人洞房花烛之夜,男女双方各取一撮长发相结以誓爱情永恒的作为。而结饰也早已被民间公认为表明心境的定情之物,如“同心结”,就是最具表示的子女间山盟海誓的凭证。有关“结”的诗词歌赋,举不胜数,金朝的教坊乐曲中,还有『同心结』那个词牌名。

《诗经》里有关结的诗文有:“亲结其缡,九十其仪”,说的是姑娘出嫁时,姨妈一边亲自给她结上佩巾,一边叮嘱他要记住各样礼节的现象。“结缡”正是古时结合的代称。

夏朝的屈正则在《九章·天问·哀郢》中写到:“心圭结而不解兮,思蹇产而不释”,那里“圭而未知”表明了她对祖国命局的焦虑和思念。

北周的刘伶在《青青河边草篇》中写道:梦君结同心,比翼游北林。

明清的孟郊《结爱》更是此中佳作:

心心复心心,结爱务在深,

早已欲离别,千回结衣襟。

结妾独守志,结君早归意。

始知结衣服,不知结心肠。

坐结亦行结,结尽百年月。

梁武帝萧衍写过两首为人熟悉的带“结”诗:

《子夜四时歌·秋歌》

绣带合欢结,锦衣连理文。

怀情入夜月,含笑出朝云。

《有所思》

谁言生离久,适意与君别。

衣上芳犹在,握里书未灭。

腰中双绮带,梦为同心结。

常恐所思露,瑶华未忍折。

北齐张先和林逋分别作的两首词,更是把“愁眉锁眼”倾诉得抱头痛哭

张先《千秋岁·数声鶗鴂》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飞花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林逋《相思令·吴山青》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

“结”或许是亲骨血缠绵情思最形象的统揽词,未得结合佳侣时,悲观厌世,各类纠结,结婚之后,又得开放要结果,最终追求完善结局。人类心思有多么丰富多彩,“结”就有多么变幻莫测,真可谓“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而随便孩子心理的“结面”图案有多复杂,贯穿始终,起先结尾的,正是孩子他爸和妇女这一对生死。

丙.永结铜仁心

与时俱进,自强不息,是中华文明的另一大特色。那种强盛的生命力,秘诀就在“结”里。

除此之外上述谈到的一方平安,“结”还有联结的含义。积极主动地去暴发涉及,通过集合获得机会、创新,进而完成发展。联结的前提是开放和容纳,主动拥抱世界,打开自己的心怀。纵观中国历史,主动开放包容的时日,一定是富裕强盛的一时,比如大唐盛世;而一旦闭国锁国,自我封闭,自以为是,则必然导致内忧外患,最悲伤的训诫实在清末。

我们立即的统一、开放和容纳,是一往直前以东方文明去与西方文明沟通碰撞,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相互促进进步。“一带一并”倡议的最终目标就在于此。那是东西方这对生死,在地球那几个舞台上编制出的人类文明的中华结!

中华文明的主线是道,就是生死(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同出而异名,就是一条红绳的两岸,但透过发源了蔚为大观的中华文明。从阴阳角度去考察中国价值观文化,就像是同捏住两端的线头,只要本着编织理路一拉,许多事物就昭然若揭。那恰是中华文明的神秘之处,任一中国知识的微小分支,探究到自然程度,均可以连接天地大道,达到天人合一,那必须说是阴阳那条曼妙飘逸的红绳所起的道枢的成效。

中国现象,世界滨州,或许还索要那么些中国结的道枢作用。

以《古诗十九首》之十八作结: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

相去万余里,故人心尚尔。

文采双鸳鸯,裁为合欢被。

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

以胶投漆中,哪个人能别离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