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张益德算一个

简书 王俊杰猛

提起三国演义,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美髯公、张翼德、典韦、许褚,徐庶、郭嘉、贾诩、荀彧。可是,一个时日可不仅是由武将和参谋组成的,文化,也是一个时期的标志,那么,三国的歌唱家,你知道多少个?

诸葛瞻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唯有如此一笔的记载:“
亮子瞻,字思远。善书画。为太史仆射、军师将军。见蜀志。”

家学渊源下,从小受到大伯诸葛卧龙的熏陶,诸葛瞻的画艺应不会差到哪去,要不也不会列入那《历代名画记》的名家堂之中了,可惜由于史实资料的短缺,有关他绘画的事迹很多早就不可考了。

汉烈祖 三国演义 曹孟德

桓范

桓范算不得上是三国闻有名的人物,知道他的人也并不多,可她投靠的东家却是当时权倾一时的人选——曹爽,桓范平昔为其出谋划策,号为“智囊”。可惜,曹爽属于烂泥扶不上墙的,如同一头性情倔强的犟驴,你让她向南,他就偏偏向西,因此桓范的策略性往往不可用,曹爽也最后被司马仲达所灭。

桓范是一个史学家,曾撰文过《皇览》一书,曹爽辅政,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上载其善丹青,但她并不是全职以绘画为业,加上年代久远,也从没怎么出名的画作留传下来。

张飞

您从未看错,就是张翼德,张益德张益德。历史上的张益德,本应是个读书人猛将,经《三国演义》的嬗变,他就成了一个粗人,完全将她的知性的一边抹杀了。

但历史不会全部忘记,是你的总是你的,逃也逃不掉,据唐宋卓尔昌的《画髓元诠》就有这么的记载:“张益德……喜画美丽的女孩子,擅草书。”西楚《历代画征录》也有记载:“张益德,涿州人,善画美丽的女孩子。”看来张翼德的书法不错,画画也有专长,而且还擅于擅于画绝色美丽的女生,据说张飞的幼女也是红颜,后来嫁给了汉怀帝,成了皇后。

三国演义 诸葛诞 张翼德

曹髦

曹髦,魏文皇帝的外甥,最初被封为高雅乡公,司马师废曹芳后,被立其为帝。曹髦有雄心壮志,想形成一番事业,可奈有司马兄弟在旁揽权,一番雄心勃勃,化作过眼云烟。曹髦的最大痛苦是身在国君之家,有心回天,可力量不足,他也曾不无愤怒地喊出“晋文帝之心,路人皆知”的挑衅宣言;他也曾振臂一呼,奋然则起,给予晋太祖一击,但终以失利而为止,人也被杀。

曹髦可到底中国历史上先是个极度出名的歌唱家圣上,能够比美多年未来的不得了风/流国君宋徽宗。唐张彦远对她的画至极观赏,在其作品《历代名画记》目其为中品,并还有很高的评价,称其为:“曹髦之迹,独高魏代。”曹髦善画人物史实,据传有《祖二疏图》、《盗跖图》、《内布拉斯加河流势图》、《新丰鸡犬图》、《放陵子黔娄夫妻图》等传世。

诸葛亮

智者的史事,不用多说了,一个被神化的人员,周豫山说诸葛多智类乎妖。有关诸葛卧龙的神话,不论正史、野史、逸闻、仍然神话、小说、演义,太多太多,但有一点得以一定的,他是一个宏伟,一个不世出的远大政/治家。当然,诸葛卧龙也是艺术家。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说,他擅长绘画,并以《华阳国志》中所记载的一则故事为例:“亮以南夷之俗难化,乃画夷图以赐夷。夷甚重之。”现在来看,诸葛武侯是为民/族大团结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进献。

杨修

杨修是因为有才,才被曹孟德杀死的。杨修,才学渊博,出言成章,实是一个不足多得的教育学人才,但她尽是小智慧,只会耍宝,锋芒太露,终为皇上者所忌,落了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杨修在作画上很有资质,汉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中就记有一载有关他的“画扇误点成蝇”的故事,那也是古人在扇子上题诗作画的最早记载,当然与武皇帝也有一些关乎。

杨修为她的上级武皇帝在扇子上作画,可一不小心,误掉了一个墨点在上边,于是,他便想方设法,顺势画成了一只苍蝇。(杨修与魏始祖画扇,误点成蝇。)相传他有《西京图》、《严均平像》、《吴季札像》等,其中《严均平像》当是最早的关于佛教题材的画。

智者 杨修 三国演义

苟勖

苟勖的大半生生活在武周,是三国前期的人,在宋国时为节度使掾,后然晋国禅汉后形成了长史令。

刘义庆《世说》上载:“锺会尝诈作勖书,就勖母取宝剑。会于时方造宅,勖潜画会祖父形于壁,会兄弟入门见之感恸,乃废宅。勖书亦会之比也。”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苟勖,字公曾。中品下。颍人。多才艺,善书画。”相传,苟勖有大列女图、小列女图传于世,现已失传。

吴王赵妻子

古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上说,阖闾赵爱妻,是北魏上卿赵达的阿妹,擅长书画,人们称其为“巧妙无双”,是盛名的“三绝爱妻。”赵内人可以“于指间以彩丝织为龙凤之锦”,吴宫中尊其号为“机绝”。赵内人又能“于方帛之上绣作五岳列国地形”,所以又被人称之为“针绝”。赵妻子仍可以“以胶续丝发作轻幔”,当时的人称其号为“丝绝”。

孙权曾经哀叹宋国与东汉未能平定,想得一个善于画画的将那两国的荒无人烟地形画出来,赵内人便将自己所画江湖炎黄高山地形图呈进上来。那应当是中/国山水画的开山那作,可惜现在见不到了。

曹不兴

曹不兴,是个有名的人,被人称作“吴中八绝”之一。他收获这一称呼,还有一个古典:相传,曹不兴为孙仲谋画屏风时,一时失手,误落笔墨,造成了屏风上好大一块墨迹,情急之中,计上心来,他顺手将那墨点绘成了蝇子。孙权还觉得真是蝇子飞到了画上,用手去弹,见没有一点反映,才发现了里面的玄机。【曹不兴绘画,杨修作文】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还载有与她关于这么一则故事:“吴赤乌中,不兴之青溪,见赤龙出水上,写献孙皓。皓送秘府。至宋代,陆探微见画叹其妙,因取不兴龙置水上,应时蓄水成雾,累日滂沛。”隔了那么多年间,尚有遗风在,简直神了。

曹不兴最善于的依旧人物画,他一度把五十尺绢连在一起,画一人像,心明手快,运笔而成。人物头、脸、手、足、胸腹、肩背,无一毫弄错。(许嵩的《建康实录》)曹不兴所画的人物,其衣纹线条皴绉牢牢贴在身上,犹如刚从水里出来一样,所以人们对他的那种画风,称为“曹衣出水”。

中国历史,曹不兴仍旧文献记载中闻明最早的佛像音乐家,他曾观看西方佛像,便就此作画,由此,佛像便不胫而走天下,由此在画史上曹不兴又有“佛画之祖”的称呼。

三国演义 关云长 赵云

徐邈

徐邈,是后汉人,官拜司空之位,魏明皇帝曹睿对她的评介很高(历事四世,出统戎马,入赞庶政,忠清在公,忧国忘私,不营产业,身没之后,家无余财,朕甚嘉之),陈寿作《三国志》评其为“徐邈清尚弘通,可谓国之良臣,时之彦士矣。”

徐邈是及时的出名美学家,也是魏明皇帝曹睿的王室御用艺术家,平常伴随着曹睿出去游玩。有几次,徐邈随曹睿同游洛水,发现水中有几条白獭,曹睿至极喜爱,便命令随手下入水捕捉,然则白獭过于狡猾,从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却是一条也远非捉到。徐邈便进言说:“白獭是最欢畅吃鲼鱼,它们一旦看到鲼鱼,常常连性命都无须了。我倒是有一个好方法。”

说着,他就叫人找来了一块大木板竖立在船头上,然后又在木板上作起画来,当人们不晓得她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样药时,只见得她刷刷几笔,那竖立的木板上就多了几条鲜活的大鲼鱼。不一会儿,船上芸芸众生只听得水面涌动,一大群白獭竞相奔来,拼命往船上挤,曹睿手下忙得个不亦腾讯网,就一会儿光阴,便拿走颇丰。

曹睿兴高采烈得总是称扬徐邈的画出神入化,以假乱真,可谓是“神笔”。徐邈只谦虚地说:“臣未尝执笔,人所小编,自可庶几。”(张彦远《历代名画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