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国王——朱佑樘】

“三无”皇帝——朱佑樘

中国历史 1

敬始祖朱佑樘(公元1470-1505年),明纯帝朱见濡第三子,宪宗病故后继位,在位18年,病崩,终年35岁。葬于泰陵(今巴黎十三陵)。

他是一个无妃嫔、无嗜好、无亲信的“三无”始祖,他当权的是一个无专权、无战事、无弊政的“三无”期间。

中国历史 2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宪宗帝驾崩,太子明孝宗即位,为明孝宗,又称弘治天子,是明日一位开明圣主。他在位之间,先是将宪宗时期预留的一批奸佞冗官尽数罢去,逮捕治罪。比如逮捕长史李孜省、太监梁芳,罢免外戚及党羽。裁汰传奉官,罢免右通政任杰、长史蒯钢等千余人,论罪戍斥。革除法王、佛子、国师、真人封号。处死妖僧继晓。裁抑宦官及佞幸之臣,太监梁芳、外戚万喜及其党羽均被绳之以法。并调动政党班底,罢免了不学无术、依附权要的阁臣万安、尹直等人。

她英雄启用人才,选贤举能,将能臣委以沉重。当时被圈定的徐漙、刘建、李东阳、谢迁、王恕、马文(马文(Marvin))升等人,都是尊重忠诚的重臣,在弘治一朝发挥了较大出力。

他勤于政事,每一日三回视朝,处世公正、政治立春。更定律制,复议盐法,革废一应弊政,对宦官严加节制,特务机关也不得不谨慎行事,用刑宽松。仍能例行节约,不大兴土木,减免税款。

她宽厚仁慈、体恤下属。早朝的时候,孝宗亲御奉天门,大臣们言事,要从左右廊庑人门内面君而奏。有的大臣因地滑,行走失仪,孝宗从不问罪,奏本中有错字也不纠问,经筵讲官失仪,他还安慰数词,不使其慌恐。

一年夏天,孝宗夜晚坐在宫闱,觉得天气寒冷,就问左右内臣:“现在官员有在外办事回家正在路途的吗?”左右回答说:“有。”他又说:
“如此严寒且昏黑,倘廉贫之吏,归途无灯火为导,奈何?”遂传下圣旨,命今后遇在京官员夜还,不论职位高低,一律令铺军执灯传送。作为一个封建皇帝能这么体恤臣下,确属不易。

中国历史 3

孝宗在位18年,执政期间,弘治一朝成为南陈中叶以来的最好时势,社会抵触具有软化,统治阶级内部亦较平稳,外患平定,《明史》称孝宗“恭俭有制,勤政爱民”。后世史家也给予敬君主给很高的评论,认为他力挽危局,清宁朝序,恭俭有制,勤政爱民,实为黑莓明主,其业绩不亚于太祖、成祖。尤其在民用品德方面,更胜似太祖和成祖。朱佑樘不佳女色只宠皇后一人精神难得之举。

在短时间的中国奴隶制社会里,男人三妻四妾是经常,也是旧伦理道德体制允许,并受国家法规保险。一般讲,身为天皇九五之尊之人,更是三宫六院女孩子成群,其中翘楚像明孝皇帝和晋武帝之流,其后宫佳丽数量足可组建一个整编师。就算差到像光绪一样惨,也有一后二妃共几个人,所谓一夫一妻就如永远跟圣上们无关。

弘治朱佑樘是中国野史唯一一个用实际行动实践男女一样的天子,他终身只娶了一个张皇后,从不纳宫女,也不封贵妃、漂亮的女子,每日只与王后同起同居,过着平常百姓一样的夫妻生活,实在不易。

中国历史 4

他缘何可以不辱任务一夫一妻呢?

阅读众多史料,分析她如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葩”之举,是所有深厚背景与具体原因的。

其一,孝宗童年魔难,了解珍惜。

弘治帝明孝宗生母纪氏本是宫中专职守内藏的女官,五遍偶然机会,得到宪宗临幸怀孕。

宠妃万氏风闻后,派人加害,因纪氏的人头很好,派来的宫人不忍入手,回报万妃时就谎称是肚内长肿瘤而非怀孕,纪氏才方可偷生下后来的皇子朱佑樘。

纪氏恐罹祸,让门监张敏将男女抱去溺死,张敏知道宪宗尚无子嗣,秘密哺养起来。

一天,张敏为宪宗梳头,发现一根白头发,宪宗对镜长叹道:“老将至而无子。”张敏火速伏地道:“死罪,万岁已有子。”纪氏生子哺养之事才为公开。此时男孩已五六岁了。当男孩被采取周太后仁寿宫,取名明孝宗,册立为太子的同时,生母纪氏却在宫中暴卒,门监张敏也吞金自杀。后来,他的太子之位因万贵人从中作梗,也险些被废。

孝宗的那段经历,表明她小时候为避万妃嫔的迫害,6岁以前一贯是地下养育于宫中的安乐堂内。他对于贵人之间的争宠吃醋以及随之而来的王宫斗争,可谓体会深远,有痛苦。

中国历史 5

那些,孝宗性格温和,深受儒教熏陶。

孝宗的个人修养,首先得益于他较早的官方的取得了太子的地位。六岁时就被大爷宪宗立为太子。9岁的时候就出阁讲学了。皇太子出阁讲学是承受规范教育的起头。担任教育的首长一般都是学养深邃之人。例如,担任朱佑樘的讲读官中,就有彭华,刘健,程敏政等人。彭华是景泰五年的佼佼者;刘健据说是‘得河东薛碹之传’;程敏政十岁被人叫作神童,荐任翰林院里读书。单据那多人,就足以清楚宪宗对皇太子教育的冲天关心。皇太子一旦出阁讲学,之后除了狂风雨雪天气以及酷热与惨烈,每一日都无法不进行讲读。讲读的始末是四书以及经史。除了读书之外,皇太子还必须练字,由专门的侍书来指导,春夏秋三季每一天写一百字,春季天天写五十字。因而从某种意义上的话,是集天下之英才来对皇太子举行教育。所以,孝宗从九岁嫁娶讲学到十八岁即位,整整接受了尤其规范的九年教育。

出于孝宗得到周太后百般呵护,练就了一副好性子,练出了一身好素质,为成为一代明君打下坚实基础。从接受的率领看,他很已经知道若想当个好太岁,就不可以爱雅观的女孩子废江山的道理,故对于孩子之事没有越发引人注目标兴趣。

中国历史 6

其三,孝宗与皇后情感甚笃,难再宠别人。

孝宗和张皇后是悲惨之交,一对恩爱夫妻。三人每一日早晚是同起同卧,读诗作画,听琴观舞,谈古论今,朝夕与共。再者说,张皇后本人的脾气也许较为活跃,对孝宗有丰裕的吸动力和约束力。有史料称张后为“骄妒”,从新兴她在政治斗争中饰演的角色来看,张后确实也未曾庸常之辈。

中国历史 7

其四,受大臣谢迁的“守孝三年”劝谏影响。

当然,太岁广纳妃嫔是极正常的政工,一般意况下大臣也不会反对。例如,成化朝的时候,群臣因为宪宗二十八九岁还向来不子嗣,竟纷纭上书要求天子广纳妃嫔。也许鉴于孝宗对张皇后的宠幸,也许或多或少存在孝宗对张皇后“骄妒”的隐讳,孝宗楞是从未同意纳嫔。

增进后来又冒出了谢迁劝谏一事,孝宗若想纳妃也遭到震慑。此事暴发在弘治元年(1488年)6月,御马监左少监郭镛请预选淑女,想等孝宗服除后在里边选两名妇女为妃。当时的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谢迁就上言说:“六宫之制,固所当备。而三年之忧,岂容顿忘。今山陵未毕,谅阴犹新,奈何遽有此事?”意思是说,君主选妃,自然是相应的。可是,宪宗的坟茔尚未完工,君王居丧的草庐仍旧新的吧,怎么就谈起选妃的事来了?孝宗号称以孝治天下,曾经定下了为宪宗太岁守孝三年之制:“三年不鸣钟鼓,不受朝贺,朔望宫中素服”。由此,谢迁既有此说,选淑女以备贵人之选的作业就搁置下来了。

中国历史 8

孝宗只宠皇后一人,他变成历代皇陵中都葬着无数皇妃、而孝宗陵中只葬着夫妇三个人的绝无仅有的规范,给她明君贤主色彩颇浓的一生尤其充实了许多亮色。

敬皇上朱佑樘的一世,绝不止是一个仁爱厚道的菩萨,一个夙夜图治令天下海晏河清的好国君,更是历朝太岁中近乎无与伦比的好爱人,好姑丈;甚至为了讨内人欢心,而不惜明知故犯,犯下一些明君本不当为的毛病。

中国历史,童年历经患难,即位后却宽容大度对待每个人,成为一代明君的明孝宗朱佑樘——他既是一个好皇上,也是一个好人。

一经真心喜欢那位历史最真性情、自封“威武校尉”的天皇明武宗朱厚照的话,想必也会喜欢她的双亲:就是朱佑樘和她的老婆张皇后。

修撰后晋正史的南宋史家,认为朱佑樘是可与汉文帝、赵获益并列的“三代以下令主”。(夏商周从此最好的三位国君之一)

中国历史 9

历代,国王和皇后都是不住一起的,在今日太岁住乾清宫,皇后住坤宁宫。按明宫规矩,帝后也不可以通宵同宿。皇上每趟招幸皇后得了,便要由太监前后执火把,送皇后回宫。

只有朱佑樘宠爱张皇后,三人如民间夫妇一般共同生活。此事连宫外甚至藩国也人尽皆知。

张皇后有次生口疮,朱佑樘亲自为他端水传药,担心发烧惊扰她休息。在封建男权时代,平常丈夫肯那样对爱妻已属佳话,何况是九五之尊,难怪一边的宫女都愣住。

而某个大(zuo)胆(si)的贡生魏庄渠,本是阁臣内定的探花,却在殿试时胡写「听说太岁每日在皇后宫中多,在大团结宫里少」,于是好好的超人郎飞了,贬到二甲第九名。

张皇后家的待遇,有明一朝外戚之最。(除非把宁波王徐达家也算外戚……)仅仅立皇后四年,其父张峦便封伯。太子朱厚照一出生,便晋封为侯,死后追封昌国公,也是大明第四个追封国公的外戚。多少个兄弟张鹤龄封寿宁侯,张延龄封建昌侯。

(相比那位立后整整五十年之后,家里才封了一个波米雷特的睿皇上钱皇后,仍然朱佑樘大封妻家时,看到嫡祖母家如此悲凉,才顺手恩封的结果。)

因为张峦的昌国公是追封,根据金朝制度,他爱妻金氏只可以从其子,称寿宁侯太妻子。朱佑樘更加加封顶尖,为昌国太太太。

张皇后的姑父高禄擢升礼部里胥,堂叔张岳、外孙子张教、堂哥金琦、干伯张嶙、义弟张忱封三品锦衣卫指挥使,二弟高峘封四品锦衣卫指挥佥事,别的张氏亲戚还有锦衣卫千户、百户若干。

朱佑樘甚至应他三姨金氏之请,连他二伯以前的小妾汤氏都追封成了六品诰命安人。

多谋善智的首辅刘吉,长年营私为言官弹劾却独立不倒,居内阁十八年,被称作“刘绵花”。只因反对朱佑樘那样破格宠遇张家,当先了其祖母太皇太武周家和嫡母王太后家,就被朱佑樘赶走致仕。

东魏确定,一个亲王死后坟地面积为五十亩,郡王三十亩,而朱佑樘给他大叔张峦一回就发行了翠微山三十顷用作坟地,相当于六十个亲王、一百个圣上按朝廷规制可用的面积,并为此调动了首都三大营官军上万人兴建。

兵部少保马文(马文)升谏言九事、刑部大将军彭韶谏言四事,都尤其对此提议异议,而朱佑樘的情态是,其他事一律令有司督办,唯独此事,虚心坚守,坚决不改。

朱佑樘还亲笔为张峦书写神道碑,碑文曰:「生峦,名成,贡太学,未仕。娶昌国太老婆金氏,实生今中宫,为朕佳配,诞育皇储,绵我江山巨大年之祚……」

次日,圣上为官僚御笔神道碑唯有三例,此外两例分别是洪武帝为上大夫徐达;文皇帝为黑衣宰相姚广孝;而朱佑樘为她那个二伯……只可以无言。

更有甚者,朱佑樘还亲笔为恐慌后家庙题匾曰:“龙窝”——这实在是越发被后人誉为曹魏明君楷模的朱佑樘?朱洪武和文皇帝若在天有灵,只怕也要敲断他的腿了。

前日制度,后妃的慈母很少有能进宫探望孙女的,一直到崇祯朝,宠妃田贵人的二姨入宫,还被当做件稀罕事记下。唯独孝宗张皇后的生母金妻子,出入皇宫如我院子。朱佑樘还专程派京军八千人,给她在宫中越发修筑宫室。

朱佑樘在宫中宴请,看到自己和皇后的餐具是金器,二姑用的餐具是银器,还为此生气,听说是宫中制度,遂将全部餐具都赐予金内人。张皇后说:「我姨妈领了赏,小叔还没得到赏赐呢!」(【母已领恩赐,吾父则未尝君食也。】)朱佑樘即刻又赐御膳一席,说要“令张氏世世为佳话也”。

张皇后在朱佑樘面前的自称,是很当然的“吾”,而不是娘娘当用的谦称“妾”;出名宠妃郑妃嫔,在朱翊钧面前也只好自称为“奴”。

在朱佑樘遮护下,张皇后确是持骄而宠。甚至连朱佑樘给太子朱厚照乳母的赐予,她看看了也要没收。有次朱佑樘故意和她开玩笑,让小朱厚照拍他,小朱拍了;再让小朱拍她乳母,毕竟是的确朝夕相处的人,小朱不忍心,张皇后大为生气,间接就把那些乳母赶出宫去了……

那桩笑话的接轨:小朱丢了奶娘,大哭不止,朱佑樘夫妇急得在一顿饭功夫,延续派了一次宦官,催乳母赶紧回宫。乳母傲娇状,说那户每户糟糕伺候,宁可自杀,张皇后吓得赶紧把前边没收的赐予都送再次回到,朱佑樘又特旨重赏了乳母丈夫一家,才把人请回。小朱如沐春风了,全家都开玩笑了。

一对各有弱点、并不圆满,却带着烟火气息的帝后,相处犹如平常百姓。也难怪他们的爱恋结晶,会成为几千年来最真性情的一代国王。

其实张皇后原本许聘给一个叫孙伯坚的学子。只是他未婚夫生了重病,不可能迎娶。朱佑樘为东宫时选太子妃,张后家里想去应选,孙家同意解除婚约。结果张后竟然中选,成了前途国母。后来好人有好报,孙伯坚的病竟奇迹般好了。

朱佑樘听说了那事,一登基后,特意给孙伯坚封了中书舍人,孙伯坚的父兄孙伯强封了司仪署署丞,孙伯坚的叔伯孙友封了尚宝少卿,感谢他们的开明,让祥和得了一份美满姻缘。吏部认为那统统不合法矩,抗议无果。

那位孙举人也自此官运亨通,只因无意中一段成人之美。最终竟历弘治、正德、嘉靖三朝,升到了四品尚宝卿的实职高位。而朱佑樘的豁达大气与从容,亦通过展现。

中国历史 10

自然,朱佑樘毕竟是一代明君,并非昏君,对内人娘家也不是一味迁就。

有个管宝藏库太监叫王礼,送了几千两银两给金内人,劝她给张皇后吹风,派自己去浙江珠池选用珍珠,做一件珍珠袍子,好借机去云南刮地皮。朱佑樘让王礼和司礼监太监萧敬一起查看内帑,从文皇帝之后诸帝贮藏的珠子中,择取了光辉明莹者若干颗,制为珍珠袍让张皇后满足。回头便警告王礼,已识破她的谋划,那番也罢,下回再犯,把您剥皮示众!王礼吓得半死,几千两银子权当买个教训了。

寿宁侯张鹤龄和建昌侯张延龄那两兄弟,不到十岁就成了当朝国舅爷,又因四伯早死,母姊溺爱,颇多不合法行事,朱佑樘瞧在老伴面上,对六个内弟一边优容,一边也大力约束其表现。

有一遍司礼太监萧敬等宦官,和刑部上卿屠勋等朝官一起,处置了二张并吞民田的下人。张皇后听闻此事大怒,说「外面的朝官我管不了,你们太监本是公仆,也敢欺到头上?」朱佑樘一边跟着内人叱骂萧敬等,过后却秘而不宣赏赐每人各五十两,说「我方才是不得己,不可以伤了皇后心,那点银子给您们压惊,别传到外边去。——可惜那事终究如故传来朝官笔记里了,银子也和王礼的一样白给了,一笑。

科道言官太史们屡次弹劾二张兄弟,朱佑樘知道她们合情合理,无奈手批:「朕唯有那门亲,再不用来说。」

中国历史 11

一代帝皇的隐痛和灾祸性,跃然纸间:在冷宫中偷偷长大,六岁才被认可为皇子,生母纪妃死得不明不白,此后十余年里随地小心提防,时时有性命之忧;

一众兄弟出生后,很快失去了急促的父爱,立为太子后若不是天象示警还险些被废;

即位后查找母家亲戚,却只找到纷来沓至的骗子,终于心灰意冷;

原来心理就淡薄的小兄弟们交叉出外就藩,嫡母王太后也只是面上情分。

除了直接维护自己的太婆周太后,在那世上竟真的只有张家这一门亲戚了……虽高居帝座九重,然单人独马,不外如是。

未来朱佑樘让里胥们都去张家吃和平解决酒,自持正义一方的里胥们,不情不愿到了那一看,酒席竟是替皇宫置办酒席的光禄寺办的。换言之,是朱佑樘请他们喝酒,求朝臣们给自己那么些国王脸面……大家无奈摇头,此事便罢。

因为爱人张皇后而爱屋及乌,很大程度上,朱佑樘真心将自己的娘家人小姨当做了温馨的养父母珍爱,将三个不成器内弟当做了祥和的哥们。

中国历史 12

虽说张氏一门是小门小户,居家不谨,但朱佑樘确实在和那户人家相处中,感受到了亲情慰藉。才会为她们一回又一遍逾制,尽可能满意他们的物质需要。哪怕放下帝皇尊严,努力在大臣、甚至在太监前方为他们斡旋。

读相关史料时,时不时便为朱佑樘心疼,因为张皇后明显不用具备平时史书中称扬的贤后美德,于国家政务本无任何功利,对中外百姓也不抱有身为国母的义务感。张氏一门倚势凌弱的恶行并未截至,对此他却始终护短。反而是亲孙子武宗朱厚照即位后,收拾教训了八个舅舅一通,他们以后才老实低调了好多。

若真是身在那么些宫斗激烈的经常天皇后宫,如此说道,如此眼界,如此家教,铁定是第一批次便淘汰出局的。朱佑樘毕生盛德所累,泰半是因那一个不便民的婆姨和他娘家所赐。

中国历史 13

时至膝下世纪,明朝朝臣校尉的相关记述,对那位皇后也颇多微辞,字里行间,无不透着觉得她配不上国朝第一明君楷模的情趣。

可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或许朱佑樘偏偏就是珍视他那种心无城府的真性情呢?

人并不是机器,一天到晚紧绷着,努力做适合法家礼教标准的明君太累,也唯有在那么些没当他是皇帝,只当他是自己男人,没事吵吵嘴、给娘家要些好处的的小媳妇儿面前,才能得真的放松。

真给她一个如明德马后、文德长孙后那么的千古贤后,他恐怕反而消受不起,只可以敬而礼之、相敬如宾了。

张皇后眼界有限,也全然没有现实履行皇后任务的自觉,朱佑樘却宁愿将封锁家人不利的错误全都揽在和谐随身,不忍心指责老婆半点,努力为爱人承担和屏蔽。仅仅在恣肆外戚一事,自非明君所为,却是无容置疑的好老公,好老公。

中国历史 14

弘治十八年,朱佑樘因北方旱灾而祈祷求雨时,偶感风寒,庸医误进药饵,竟致不治,时年仅三十六岁。

临终前,朱佑樘回想自己生平政绩,唯「承祖宗大统,在位十八年,为祖宗守法度,不敢怠玩」这么短短多少个字。而他最永不忘记于心的,便是「选张氏为皇后,成化二十三年7月十日结婚;至弘治四年六月二十八天生东宫,今十五岁矣。」自己生命中最关键的多个人,来到温馨身边的光景,记得清楚。其它,自己曾几何时出生,何日为皇太子,何日登基,反而不重大了。而临终思念不已,交代大臣们的,也唯有请他们指点太子朱厚照做个好人。

比起史书中一本正经的法定遗诏,一个五伯的忠实遗言,谆谆叮嘱,俱在于此:

敬天皇弥留时,叮嘱明武宗

【朕承祖宗大统,在位十八年,二〇一九年三十六岁,乃得此疾,殆不能兴,故与先生们境遇。朕自知之。亦有天意,不可强也。朕为祖宗守法度,不敢怠玩。凡天下事,先生们多麻烦,我明白。朕蒙皇考厚恩,选张氏为皇后,成化二十三年六月十日成婚。至弘治四年8月二十三日生东宫,今十五岁矣,尚未选婚。社稷事重,可亟令礼部举办。东宫聪明,但年幼好和颜悦色,先生们请他出去读些书,辅导她做个好人。】

一个小时候时,便见识了宫廷最冰冷最冷酷的一面的小不点儿;一个直到六岁才被生父肯定、却又便捷失去妈妈的孙子;自己爱妻的到来,外甥的降生,便是此生最大的抚慰。是以,他也将所能回报的一体都赠与了她们母子。

知子莫若父,朱厚照天性贪玩好逸乐,绝不容许是和和谐同样的好榜样天皇,朱佑樘难道不清楚么?可是那就和她对妻子的种种放纵,平昔不须要他去做一个贤德皇后一致,对唯一爱子,让她愉悦终生才是一个爹爹的意思。

之所以:别当个滥杀暴君,做个好人就好。

明武宗朱厚照那么些国君做得怎么着,史上众说纷纷,褒贬不一。固然性恣意,贪玩乐,却不残酷,无酷杀,懂感恩,知礼敬,不负义,“好人”那多少个字,仍旧配得上的。最大的不满,便是一向不给她父母留下血脉,同样英年早逝了。

实在历史上具体执行一夫一妻制、后宫无妃的皇上,明孝宗朱佑樘并不是首先个,毕竟有明清圣上元钦和赵曙赵曙两位长辈珠玉在前。

但如果评选中国元代史“妻子竞技”季军,即便不局限于君主这几个身价,纵观上述事迹,相信他也同样有庞大可能入选。

中国历史 15

丁俊贵

2018年1月8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