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读《论语》谈君子:三不朽

对奕

君子有三立,立德、立功、立言,是为三不朽。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记载,鲁国的叔孙豹出使晋国,与晋国的范宣子就何为“死而不朽”展开商量,范宣子不无得意的说,他的祖辈从虞、夏、商、周以来世代为贵族,家世显赫,香火不绝,那就是“不朽”。叔孙豹置之脑后,他觉得那不得不叫世禄,而非“不朽”,真正的不朽乃是“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创作,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

“三不朽”呈现的是贵族精神,贵族无法满意于民用及家庭的甜美,对布衣黔黎亦有所不可推卸之职责。这种权利,孔圣人以一个字来发挥,就是仁。“仁”字左侧的“二”,并非大家明天通晓的数字“二”,而是“上”的意趣。所谓“仁”,就是在高位的高人有义务建立公平、正义、相互亲敬的社会,使人们安居乐业,和睦幸福。

立德,就是有崇高的德性,可以感化一方;立功,就是做出有益国家和公众的功绩,改造社会,改良社会;立言,就是有远见卓识,笔之小说,播于当今,载之史册,扬于后世是也。

三不朽的中央是德。孔丘说君子有仁、智、勇三达德,“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无惧。”

缘何“仁者不忧”?仁者爱人。孟子说:“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孟子·离娄章句下》)爱外人的人,别人也爱她;爱慕别人的人,外人也爱护他。互相敬爱和挚爱,又有何可忧?

中国历史,情侣出于真诚之心。孟子说:“万物皆备于自我,返身而诚,乐莫大焉。”可以真诚的待人处事,面对万物不贪婪,不占用,与人和谐,用物知俭,又有什么可忧?

怎么“智者不惑”?孟子说:“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智,就是知情仁义是人生的根本,而事亲、从兄是仁义的发端,再以事亲、从兄的心存养扩展,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近则事父兄,远则达于四海的公民。存此仁心,就是智慧,当然不会际遇欲望的迷惑。

号称勇者无惧?孔圣人说:“见义不为,无勇也。”孟子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又说:“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君子胸怀坦荡,内藏正气与道义,“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上下与天地同流”,既使一人独对千军万马,有啥惧哉?

君子立德,有三戒。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足,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人生是一个漫长的经过,少年时好斗,壮年时好色,老年时吝奢,君子修身,必以此为戒。

当然,并非少年之时就不佳斗,就不吝奢,也毫不壮年之时就不佳色,就不吝奢,也毫无老年之时就不好色,就不佳斗。好色、好斗、吝奢的毛病会伴随人的平生。孔丘以三阶段论,强调人生的不比阶段分化的关键而已。欲为君子者,终身都应以三戒为绳。

持戒须守礼,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尼父并非禁欲主义者,以礼而色,以礼而斗,以礼取利而已。

三立里边,立德有如树干,立功有如花果,立言就像种子。树干粗壮,自然花果繁茂,良种孕育。立言就是文化的创设与传承,有了美好的文化的震慑,才有温柔敦厚之美,才能培育出一代一代有德有才的人选。

立德之本在修身,修身有如树根,根愈扎得深,树干越粗大。老子言:“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也。”老子亦讲修身,老子言:“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

传言中国野史上唯有三个半人可以不辱职务三不朽,尼父、王阳明各算一个,曾国藩算半个。那样的高标准我辈怕是没什么机会了,那样高的立境,恐怕也是绝半数以上人所无法为。但没关系关系,大家上学古人,不是追求她的名,不是珍重她的位,而是学习他的人品,他的品性,并以此自励。立不住大功,做事努力,遵章守纪、履职尽职是种种人做赢得的;立不住大言,说话诚恳,不说谎言,不骗人,不忽悠是每个人做赢得的;立不住大德,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尊老爱幼、做事诚信是各种人做得到的。

孔圣人、曾国藩倒没有刻意追求“三不朽”,倒是王阳明少有理想,说读书的目标不是要考壮元,而是要成圣人。假如仔细观看孔仲尼、曾国藩的一生,他们是以经常心做常常事,尽心力而己,本身并不期待成为如何圣人。

孔夫子自己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抑为之不厌,诲人不倦,则可谓云尔已矣。”孔圣人并不求什么虚名,只是终身心存仁心,坚守礼义,以规矩做人,以良心办事而已。当大家反复古人”三不朽”的嘉言,千万不要被“不朽”吓倒,而是要知道“不朽”背后的含义,就着祥和的条件努力去做协调义务限定内的事,人生就了无遗憾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