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二十三章

01

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唯天下至诚为能化。(《中庸二十三章》)

这段话是接了上一章,针对“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的圣人所讲的。圣人如凤毛麟角少之有少,古往今来能有几个人,儒学所要教育的恰恰是芸芸众生。墨家提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绝非空洞玄虚之学。

细说“自诚明”的圣人之学,接下去自然要讲述“自明诚”的凡人之学。尘世间的动物都没有圣人那样的“慧根”,并非天赋而有“诚”,需要“致曲”才能达成至诚的程度,“致曲”的意义是专注于某一方面。

古粤语有过多词义与现在不等,“曲”有偏之义,指某一个地方,之所谓曲偏。毛泽东曾说过“做一件善事并不难,难的是一生一世做好事”,雷锋就是这般的人。能够专注于某一方面,锲而不舍锲而不舍不懈,其意义远远超越了政工本身,没有内在的动感重力绝不容许成功。

一个人一旦能上升到精神的规模,所激发出的生命张力就是“至诚”的显现,这就是“致曲”之深意。古语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能善始善终者几乎一致圣人。

02

“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犹如成语接龙,由行而上到行而下,生动地叙述了“诚”的逐渐变化。真诚一定有外在的表现,诚意越来越明确,就会显示出人性的顶天立地,人格之魅力会唤起影响别人,人们在影响中有了变化,量变发生质变就起到了教育MITSUBISHI的效能。

正如点燃了一支蜡烛,光明由弱渐强,直至照亮所有房间。“诚”为火种,“明亮”为化育万物之光。古人对于事物变化的深刻认识,寥寥数语,其本质规律昭然若揭。

“莫见乎隐,莫显乎微”,越是隐蔽的地点越强烈,越是细微的地点越分明。真诚显于通常举止,虚伪不论隐藏多少深度也会暴露马脚。这就是真心的本色,光明磊落真实无欺,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那中间蕴含着一种量变到质变的法学思想,古人对“诚”这种“天之性”的思考,通过“形、著、明、动、变、化”的历程,渐渐形成了所有操作性的修身法则。这是一种渐进的进程,“形著而明动,明动而变化”,思维严苛而细心,显示了古人化无形为可为之大聪明。

循着这么的修养路径走下去,心性变得尤为沉稳,意志变得更加坚定。所反映的人生价值,并非狭隘的名利追求,而是人格魅力对民众的唤起与教育,对社会发展做出贡献。

其性命的意思,已超越了个体的人命价值,在时空维度上得以最大延展,虽死犹生,精神永存。人活着不在于获取了什么样,而在于距离时能留住什么!

用作社会一员,倘使只在乎自身的利己,在其位不谋其政,谋其位不尽其力,这是一种不诚的表现。无论个人多么成功,这都是一种人生的可悲,虽荣犹败。

03

本章有关“诚”的六项修炼,正是发挥这么一种考虑,“平凡之中见英雄”。只要百折不挠做好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格就如玉石般打磨的透明熠熠生辉。

有了这么的根底是干好任何工作的先决条件,是必须要享有的人文素养,需要长时间“致曲”才能达到诚的境地。反观如恶疾般的“四风”,为啥屡教不改难以根除,是因为有些人内心缺少真诚,失去了“致曲”的内在重力。

“诚者,物之始终,不诚无物”,失去了竭诚,凡事变得虚与委蛇阴奉阳违。许多不实之词,不实之事,就会变着花招般不足为奇。所谓的形式主义,或者是连形式也从没的理论,是彻头彻尾的不作为,混日子!

对此儒学的探索,绝非泥古信古,食古不化,一味沉浸在故纸堆里。而是汲取传统文化之精华,夯实文化功底,守住文化平昔,此为为学从事往日提。

上学西方科技是社会风气大风尚,是必然的来头,任何闭关自守妄自尊大都是逆时尚的,中国有这地点的惨痛教训。但要了然一个道理,无论怎么时候都不可能忘掉立足的有史以来,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在于修身,身不修无以打响。

对于中西方文化之相比较,要有一个理所当然的认识,中华文化具有强有力的兼容性,历史上曾发出过频繁知识大融合。令人担忧的是,万分多的高知,尤其是九所高校作育出来的精英们,正在全盘接受西方的新教文化,这象征什么样?

04

“致曲”的意思还在于,即使区区,也是“诚”在天地间的一种表现,一叶知秋,一滴水折射出太阳的英雄。朱熹曰:“曲无不致,则德无不实,而形、著、动、变之功自不能够已。积而至于能化,则其至诚之妙,亦不异于圣人矣。”

若果的确能把一些小事情办好,而且要百折不回地做下来,那么道德修养就会落得很高的地步,至诚的妙处与圣人没有什么样不同。这类似于王阳明所说的千镒金与万镒金的分别,也即大小圣人之区别。

哲人追求的是纯度,只要纯度一样,大小圣人没有本质的区别。同理,在全方位上贯彻了“诚”是高人,在某一方面实现了“诚”,也可称其为圣贤。这里提到了“诚”作为世界真相的问题,由农学下延至物理科学,也是一律的道理。

中国历史,人人相信宇宙规律的统一性,不过在宏观与微观领域差距巨大。牛顿(Newton)之经典物理曾经被奉之为无可反驳的准则,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世纪天才爱因斯坦相对论的面世,打破了经典力学的断然时空观,也动摇了牛顿(牛顿(Newton))力学大厦的功底。

趁着量子力学的起来,微观领域的精深逐渐被公布,宏观与微观理论的争持愈演愈烈。电子双缝实验与量子纠缠现象越来越把人们带入了神秘界,微观理论进入了自然科学之无人区,需要有新的辩解突破才能持续提高。未来的物医学必然是微观与微观的集合,之所谓相对论与量子论的“统一场”理论。

05

“致曲”是“以善小而为之”,其反面是“以恶小而为之”,其祸之大不堪设想。在美利坚合众国人罗伯特(Robert)(Bert)·杰伊(杰伊(Jay))《纳粹医务人员》一书中,所切磋的脾气之变化非凡深切,给世人以警示。

作为拯救的白衣天使,都曾发誓过希波克拉底誓言,缘何变成了惨绝人寰的杀人狂魔。通过对多名纳粹医务卫生人员的访谈与思维分析,最终发表了惊人的地下。

每一个皆以为干一件坏事不会有多大影响,殊不知人人都有这种想法的吓人结果,无数个小恶累加的结果是大恶,足以毁灭一切!人们都怀有侥幸心思,在群体效应的遮光下,形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邪恶洪流。

作者告诫人们,在薄如蝉翼的人类文明掩盖下的成千上万小恶,正是纳粹医务卫生人员们犯下滔天大罪所展现出的纳粹之恶。“致曲”的过多微薄的善行,是全人类救赎自我的不二方法。

涓涓细流汇成江河,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反之,人人都献出一点恶,世界将改为江湖地狱,这是《纳粹医师》给予世人的忠告!

06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资深翻译家雅士培的《四大圣哲》,以世界知识的视野,详细介绍了苏格拉底、孔仲尼、释迦牟尼与耶稣。雅士培认为,这四位圣哲是迄今截止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其中有大家爱抚的孔仲尼。

每一位圣哲都是一种文化的开山鼻祖,或是宗教的主创者,几乎囊括了世道上存活的拥有文明。无论是文化,亦或者宗教,都是同一的,神圣而不可侵犯。

明日看了一篇著作,是对于歌的《美利坚合众国的精神:基督新教支配的国家和外交》这本书的评说,其中提到了拜人与拜神的界别,其眼光很有倾向性。

于歌对美利哥的宗教信仰大大称誉了一番,列举了拜神的大队人马益处与拜人的许多弊病,甚至追溯到盎格鲁撒克逊人种的源流。有些意见有失偏颇,在雅士培列举的四大圣哲中,苏格拉底和至圣先师肯定是人,释迦牟尼和基督亦人亦神。

究竟是拜人好吧,依旧拜神好啊,雅士培并不曾提交明确的下结论。我想既然能并称四大圣哲,其身价应该是平等的。尼父在中华怀有崇高的地方,被尊为“万世师表”,人们非凡崇敬孔圣人。

对尼父的敬佩与宗教的钦佩只是样式的差别,不同的文化使然,中国人眼中的孔仲尼与天堂人眼中的基督一样崇高伟大。在炎黄的历史当中,文化最灿烂的一世是春秋东周的百家争鸣。世界知识亦如此,“万物共生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悖”,丰裕多彩才是社会风气的固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