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历史日照那一个神奇的民间法术你明白吗

文/一木

中原有一种神奇的知识——就是您若是没有师父,你肯定学不会。哪怕你才高八斗,哪怕你天资聪颖,哪怕你是世纪不落地的天才!

中华文化的两大主流就是神州知识和荆楚文化,而荆楚文化的一个根本门户就来自娄底,那就是——梅山知识。

这一个神奇的民间法术,你听过怎么?

不是太精晓大同的人,一定惊呆于龙岩民间法术的神奇。比如一碗清水加上咒语就足以治很多病。其中有止血,刀伤流血不止,一碗水加上咒语喝下去就一蹴而就;还有鱼刺卡喉,科学的方法是喝醋,软化鱼刺,或者去医院把刺夹出,病者极为遭罪,但懂法术的人拿一碗清水念个咒语喝下就一举成功了;还有女性胎位极度那等在此此前可要人命的大事,一样可以靠一碗清水加咒语解决;还有不算大事但令人痒个不停的“蜘蛛丹”,生过那东西的人想起来都痒得心颤,医院却屡屡惊惶失措;还有跌打损伤、脚脊椎结核、收魂收吓驱邪等等。

已经还有被报导过,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招蛇术——给人废除蛇毒。就是人不小心被蛇咬伤后,会法术的人通过作法,周边很多蛇会聚集到作法人准备的一个盆里面,等那条咬人的蛇也来了后,作法人会让其它蛇自行离开,那条咬人的蛇则让其饱食一顿,然后把被咬伤人的蛇毒吸完,蛇毒吸完,人自然就没事了,但蛇则因为吸入自己的毒而亡故。据说有些地点还有另一种说法——咬人的蛇口衔解蛇毒的中中草药材来给人解毒。

说到此地,不由得想起了“大师”王林,媒体电视发表说他也足以无中生“蛇”,让广大政企届大佬、影视大腕接踵而来,把他身为不落地的大师,据说还有女明星让其床上“开光”。只可以说——浮躁的商贸时代,太三个人对中华文化了然太少了;或者那样说,王林运气太好太会炒作自己了,如此修养浅薄的无德之人竟然也曾红极一时!

最复杂也最简易的法术传承传授格局

据作者所知,招蛇术包蕴蛇吸毒自亡还真有其人其事。这人借使活到现在,也是八九十岁的老前辈了,他老家是安化的,后来赶到桃江,成了本人二叔的左邻右舍。他作法很多邻里是亲眼目睹过的。还有一个比较神奇的事情——这人过世比较早(他虽说有徒弟,但他的本事徒弟也只学到了非常之一),他过世时她孙子才不到十岁,没有学过他的法术,等她外孙子快20来岁的时候,有一晚突然梦到了爹爹传授他解蛇毒,即使儿子与三叔的神奇不可以比拟,但却比他的师兄强很多了!一夜之间的梦中传授竟然可以高达如此神奇的功力。——那个懂招蛇法术老人的外孙子目前也就40来岁而已。

发展历史,骨子里,黄石民间那种神奇的人神奇的工作并不在少数。很多地点都有。但对漯河地方人的话,无独有偶,也就不再奇怪了。

但那种神奇的知识,他的传承具有别人很难通晓的独特性。就是开首所说的——没有师父,没有引路人,你再有灵气,也是学不会的。

但如若有人传授你,却又简约到令人不可思议!

貌似情状下,被传授人如果在作法的时候,默默纪念师父传授时的景色,然后口念师父传授的咒语,就可以了!

中华文化的神奇,因而也算见微知著吧。

理所当然,玉林的民间法术除了给人看病,也有令人生畏的东西。比如点打。据说,以前某个乡里一户住户办酒席,主人给身别人派烟,一圈派完烟没了,刚好有个单身汉没有派到,他在忙中也未尝留意到,过了几天,那人突然暴毙而亡,没有发觉其它任何症状,只是背上有个黑手印。那时有人记起来,那天他记不清派烟的尤其单身汉会点打,知道应该是来源于他的手。一木还认识一个自称会点打的意中人,他说,只要没有杀父那样的大仇,点打是不得以用的,随便用了会绝后——那倒是和童年听的一致。单身汉本来就无后,加上自己认为受到了高度的凌辱,所以会决定下杀手呢?

说起民间法术的故事,太多太多了。如果你想听,到乡下里找个年级大的老翁,请他喝杯酒,揣测她能讲几箩筐给你听。

说到法术,一定绕不开安化和暧昧的梅山知识

不过,说起东营的民间法术,大家绕不开安化,更绕不开梅山知识。不通晓黄石其余地点的法术是否都从安化传来的?但不管怎么着,大家心里都认可安化才是法术正宗之地。

安化是梅山知识覆盖的根本区域,现在说梅山,主要也就是指安化和新化了。

梅山知识可上溯到民族的祖宗之世界一刑天九黎氏,有自己的宗派“梅山教”,具有系统的神、符、演、会和福音,信奉的神叫张五郎,也是梅山祖师,相传他长着一双反脚,倒立行走,飞禽走兽都是她的传令兵。同时,梅山文化也有友好的奋勇扶汉阳。

梅山文化最好隐秘,在早晚水准上显现为一种村落巫教文化,作为巫术主持者的巫师,人们一般成为师公。梅山知识协同继承,有丰富多的民间法术,除了前文说的那些,还有“种蛊”、“药功”等。比如“种蛊”,就是特地对付外地那种风骚男人的,如若一个蓝色的女婿想玩玩后撇下懂“种蛊”的梅山巾帼,那就是命到头了。“药功”则源点于巫术或者说巫医,梅山人很尊重,因而有“要练武功,必练药功”、“
没有药功,练武成空”的传教。

开首的梅山人第一靠打猎捕鱼为生,在安化山里,出门打猎流传的“三纵五横”法,相传就是九黎氏留下来的,其法具体操作为:出门向北走七七四十九步,以树枝在地上画五横三竖,在上面放一块石头,念动咒语,咒曰:“三纵五横,吾今出游,蚩尤卫道,神鬼无法近,虎狼不得侵……”咒毕大步上山,不要回头,据说使用此法,可保猎人一天平安。安化水田里多泥鳅,至今人们在捕捉泥鳅时,寻常捉到第一尾,即以衣袖裹住,咬断其尾,然后放生,如若在同一天第二次又抓住了那条没有漏洞的泥鳅,就务须上岸,不再接续捕捉,否则会遭天谴。

除却巫术(法术),武术也是梅山知识的另一主要内容,相传以前梅山的峒主(首领)里符天锡、李天保、赵天祥等均有万夫不当之勇。到了曹魏,梅山武术更是高达了高峰,朝廷武官、江湖侠客辈出不穷,有廖满山、燕子鸟等名武把式。据说,梅山武术有大红、二红、梅城拳、梅花桩等十两种拳术套路。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梅山人敢于“不服王化”,且统治者大都无能为力放任自流,长时间有如生活在国中之国,被称之为“梅山峒蛮”。当然,梅山人也是爱国的,有着极强的民族感,反元复汉的绝密民间协会里,就有为数不少梅山人,金大侠武侠小说里的明教被叫作“魔教”,别的还有所谓的“五毒教”,就跟梅山人有很大的关联。

还有,以前的梅山是没有文字的,通过歌谣来传递和揭橥,事事必歌,各处有歌,人人会歌,那真的是四海桃红柳绿,打开脑洞想一想,是还是不是令人向往呢?

由梅山知识想到的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梅山知识只是里面一支,它是梅山人发展历史最为活跃和真实性的记录。很多少人被它的隐秘所诱惑,也有人心里里觉得其对中华文明的提升进献太小。确实,比较儒释道文化对中华文明的熏陶,它的熏陶显得卑不足道。可是几千年来,梅山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里,边吃苦边逍遥,靠自己的小聪明显示出了其余一道亮丽的光景。梅山人极能吃苦,自强不息,所以形成了武术的山上;他们敬畏自然敬畏不可知的大自然敬畏神灵,与天堂对话,建立和传承了友好心腹的巫文化。

1988年三月,在社科学术界进行的炎黄黄河文化研商会上,梅山知识的学术地位获得了正式认同。这一个年来,对梅山知识的研商探索也壮大到了举国上下范围,很多大方专家都作出了令人钦佩的大力和交由,也获取了富饶的战果。

文化的商量,是一项深奥而复杂的劳作,一木见识浅薄,不敢妄加评说。只说说自己明白梅山知识后肤浅的慨叹——人,尤其是了然了自然科学知识的现代人,太自大了,太放肆了,太志高气扬地觉得能够领悟一切了。幸好,还有一种从古老时代流传下来的暧昧文化,让他俩看得目瞪口呆,听得迷迷糊糊,他们本想不屑地说那是信仰,却又能亲证其诚实,拿起科学的宝物,却又撬不动这暧昧幕后厚重的奥秘……其实,多一份面对自然宇宙的谦虚多好,敢于认可人类自己智慧的瓶颈多好,多一份无由的敬畏和恐惧多好,至少,这样人会失色惩罚,人会守住底线,人不敢像现在那样——为了钱敢抢劫偷盗敢诈骗贩毒敢成立有毒食品,他们想的只是哪些逃过法律的制约,至于灵魂深处,却胡作非为毫无惧怕!也许,确实还有一种惩罚,那是在法网之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