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管理学与

赶来荷兰王国念书硕士曾经一年多,深深觉得荷兰王国就算不是走俏留学地方,但真正是致力「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与社会探讨」(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 或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简称
STS)的好地点。藉由那篇小说,我将聚焦介绍自己所在的院所
University of Twente,以及当前读书的世界「技术理学」(Philosophy of
Technology,简称 PoT),并简要论及 STS 与PoT
 的关系。
指出本文搭配〈来荷兰王国留学吧:荷兰王国的大学生制度与报名格局〉联手阅读。

敝校 2014 才刚加装的大字 LOGO

University of Twente 与 PoT

Twente
那间荷兰大学一定年轻(建于 1961
年),纵然在汉语言世界有名度不高,但被澳大利亚(Australia)算得最有潜力的学府之一。Twente
系所社团和台湾南开大学(我的院所)颇为相似,虽以理工与生科为主,但人文社会科系量少质精、学术表现很好;产学合营则接近交通高校,与产业接触密集,学生很受业界欢迎,创业者亦不在少数。我所在的
Twente
哲学系
,说起来不太同于一般的军事学系——那里每个导师从事的医学研讨都跟技术或不易有关,无一例外。
系上分为多少个商讨群:人类与科学和技术关系的文学(philosophy
of human-technology relations)、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伦理(ethics of
technology)、实践中正确的教育学(philosophy of science in practice)。 

前三个研讨群属于
PoT,后一个则算是不错管理学。最终这么些商量群我接触较少,但明白那几个群组的承担助教Mieke Boon 同时也是「实践中正确的艺术学学会」(Society for Philosophy of
Science in
Practice
)的四个创办者之一,那大致也意味
 Twente 在那一个世界颇有表现。至于七个 PoT
群组,近年在列国上影响力甚巨,更被北美尽人皆知技术翻译家 Don Ihde
赞为当代技能工学的要冲(Ihde, 2009: 20)。
眼下先是个切磋群的负担教授Philip Brey 是荷兰王国
3TU.Ethics
科学技术伦理探讨中央(注
1)的召集人,而这是一个对此荷兰王国政党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政策极具「话语权」的一个跨校协会;首个研讨群的承负教师彼得-Paul Verbeek(我的COO娘)是当下「文学与技术学会」(The Society for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主席,正在筹划  2015
 年年中于奥兰多举的技能教育学双年会。 

荷兰自然绝不唯有 Twente 在做 PoT 与不易管理学,但全体而言,Twente
的研商阵容最为整齐,也与 STS
保持最密切的关系。
那足以分为八个范畴来看,一个是团组织进步上的,另一个则是商量取径上的(注
2)。在集体提升方面,Twente 不只是荷兰王国最要害技术历史学基本 3TU.Ethics
的倡导单位之一,同时也是另一个重视社会学的名牌荷兰王国 STS 跨校协会
WTMC(Graduate
Research School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odern
Culture)的创始成员。Twente 几个助教都是两边跑;有的博士被放在
3TU.Ethics 大学生学程里(我也是成员之一),有的则投入 WTMC 的博士学程(注
3)。

历史学系所在的行事科高校,建筑名称是 Cubicus

另外,Twente 在荷兰王国 STS 的进步历史扮演了多个第一:创设荷兰第二个有着
STS 意义的研讨单位 Center for Studies on Problem of Science and
Society(荷文 De Boerderij),并且安装第四个建制化的跨领域博士学程
Philosophy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PSTS)
,由经济学系和不错、技术与策略商量系(Department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Policy Studies)共同主持,算是一个同时尊重社会学与管理学的
STS教学取径。根据以上描述,大致简单看出 Twente 在荷兰王国 STS
发展进度中饰演的重中之重角色。顺路一提,STS 中十分人熟识的技术理论
SCOT(social construction of technology)的创办人 Weibe Bijker 正是在
Twente 得到他的硕士学位。

PoT 与 STS 的争鸣互动

在切磋取径上,Twente 标志了技能工学中的经验转化(empirical
turn)
,那一个转向实际很大程度来自 STS 的震慑。Twente 的退休系老板 Hans
Achterhuis(注 4)在千禧年附近编辑了一本 America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The Empirical Turn
(先 1997 荷文版,后 2001
英文版),介绍了北美六位 PoT 理论家,其中有三位——Andrew Feenberg、DonnaHaraway、与 Langdon Winner——都是 STS 学界耳熟能详的人员。前系高管 PhilipBrey 也在 PoT 的代表性期刊
Techné
刊登一篇名为 Social Constructivism for Philosophers of
Technology(1997)的稿子,正式推举诸如 SCOT、ANT (actor-network
theory)、Social Shaping of Technology…等 STS 概念。

早年 PoT 受到海德格(马丁Heidegger)影响巨大,倾向把科学技术视为一个整体 ——大写的
Technology(Technology-with-a-capital-T)——来询问科学和技术的原形为啥、为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给出定义。在海德格式的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观中,科学技术日常是一种负面与压迫的力量,剥夺自然也损伤人性。那种理念亦单方向地探究与关怀科学和技术对于社会的影响,却忽视在科学技术的宏图、创立、与应用进程中社会所饰演角色与力量。而
STS 对于社会角色的重视,恰好带给 PoT
一定水准的启示与理念。简单的话,经过学习 STS 探究科学和技术的主意和洞见,PoT
在琢磨取径上起来与过去时有暴发一定的相距与断裂。 

有如 STS 寻常不予以科学和技艺某个本质性定义一样,现在 PoT
研商也鲜少从概念技术出发,而是通过具体的案例探究来看各样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technologies)怎样与社会不一致部落互动,并从中探问未来「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社会」的或许难题与发展潜力。
在那个新的取径下,PoT
最近大约可以分为两类:工程导向(engineering-oriented)与社会导向(society-oriented)。前者的钻研对象以工程为主,藉由观望工程实做(作为一种社会活动)来琢磨「什么是工程(与工程知识)」的标题;后者专注探索科学和技术与社会(紧假若使用者)的互相,并通过钻探「什么是人」与「什么是社会」的题目。

技能中介无法消去,只好端正看待分析

社会导向 PoT 对于技术与社会(使用者)关系的关切与 STS
非凡相近,许多创作也都大方引用典型 STS 文献。然则,与 STS
略有差距的是,PoT
很少提到要以某些社会共识或者道德准则来控制与预防技能升高,也很少论及所谓的预警条件。
它的落脚点相比像样
Bruno Latour 所提议 actor-network theory
的立场:社会层面不是表达项,而是待解释项。比如,Latour
曾经提问,系上安全带是一个美丽驾驶应该有所的道德行为,但您是因为受不了警示音才系上安全带的时候,这么些道德行为的「道德」到底在哪个地方——小车系统电流中的电子,依旧你肉体神经传导中的电子?对于
Latour 来说,道德很多时候是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产品,而不是原料。Latour
甚至以为,每每抱怨社会公众品德低下与道义沦丧的社会学家实际上搞错了趋势:与其一向啄磨人/社会,不如将意见放在物/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Latour,
1992)。 

受到 Latour 的启发,PoT
也临时甘休以社会之名在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面前划下警告线、需要科学和技术不行通过雷池一步。
例如,PoT
重新将 Michel Foucault(福柯)解读为技术史学家,认为 Foucault
并不直接省略直接地反对技术作为规训权力的施展,相反地,这个技术权力实际上是催生当代主导(灵魂)的主要,换句话说,重点不再是「以随机之名推倒技术及其权力」,而是「如何进步大家与技能的涉嫌」、甚至「怎样使用科学技术培训自己变成美好的主题」(Dorrestijn,
2012)。对于
PoT(至少社会导向者)来说,人类的主心骨、感知、与行动都是透过技术中介(technological
mediation)而形成,纯粹的人类主体并不设有(Verbeek, 2011)。

STS 可以走得更远

STS 曾经教会 PoT 许多,近日 PoT 或许可以扭转帮 STS
一点忙。过去数十年来,STS
努力消除科学与技术的神话,成果至极雄厚,不只揭破科学技术发展历程中行动者的好处争端,也再也看待专家与常民的文化位阶与落差。大体而言,STS的阶段性职责——解构——已经大致形成,以后关键或许应当转向新的目的——重构。

人们应该改成怎么着的主心骨?我们要有怎么样的社会?若是科学技术与社会两者势必相互结合,那么在一个良好的前程中,大家要让或应让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做些什么?赋予科学和技术这么些力量的正当理由又是怎样?纵使
STS 认为民主是决定社会走向的要求程序,STS
也应有要能提供自家的前程景观(scenario)版本。
STS
对于科学和技术社会的「实然」凿斧甚深,假使可以搭配 PoT
对于「应然」难题的诘问与研究,将来 STS
将能担负起提供科学技术社会前行原则与针对的重任——至少我平昔这么期待着。

欢迎光临管理学系,有空就来探视吧!

喜好那篇小说吗?请记得点击下方的「喜欢」,也欢迎您打赏自我呀!别忘了在简书关心本身,或者出席我的微博豆瓣FacebookGoogle+Twitter,也可浏览我的复杂性博客社技农学,谢谢!

注释:

  1. 3TU 分别是 University of Twente、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与
    Eindhov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2. 以下部份首要翻摘自我  2014 年福建 STS 年会的会议杂谈,请见 Hung
    (2014)
  3. 比如 Verbeek 当年的硕士杂文即是在 WTMC 的经费支持下成功。
  4. Hans Achterhuis
    被誉为荷兰王国驾鹤归西一百年间最重大的翻译家(没有之一)。基本上,到荷兰王国其他一家书店的农学(filosofie)书架去看,都能找到一排
    Achterhuis 的编著(都以荷兰王国文写成)。

参考书目:
■ Achterhuis, H. (1997). Van Stoommachine tot Cyborg: Denken over
Techniek in de Nieuwe Wereld. 
Amsterdam, The Netherlands: Ambo.
■ Achterhuis, H. (2001). America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The
Empirical Turn. 
RP Crease, Trans.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 Brey, P. (1997). Social Constructivism for Philosophers of Technology:
A Shopper’s Guide. Techné: Research in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
2(3-4), 56–78.
■ Dorrestijn, S. (2012). The Design of Our Own Lives: Technical
Mediation and Subjectivation After Foucault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Twente, The Netherlands.
■ Hung, C. (2014). Beyond Heideggerian Criticism toward Technology: The
Implications of Dutch Society-Oriented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for STS
in Taiwan. Presented at the 2014 Taiwan STS Annual Conference, Hsinchu,
Taiwan.
■ Ihde, D. (2009). Postphenomenology and Technoscience: The Peking
University Lectures. 
New York: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 Latour, B. (1992). Where Are the Missing Masses? The Sociology of a
Few Mundane Artifacts. In W. E. Bijker & J. Law (Eds.), Shaping
Technology/Building Society: Studies in Sociotechnical Change 
(pp.
225–258 ).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 Verbeek, P.-P. (2005). Artifacts and Attachment: A Post-Script
Philosophy of Mediation. In H. Harbers (Ed.), Inside the Politics of
Technology: Agency and Normative in the Co-Production of Technology and
Society 
(pp.125-146). Netherlands: Amsterdam University Press.
■ Verbeek, P.-P. (2011). Moralizing Technology: Understanding and
Designing the Morality of Thing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