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东进原因

印度佛教为何向东而不是向西传播?也就是印度禅宗为什么能传播中华,而后“道源东注”,流被韩、日;或经斯里兰卡,东播东南亚诸国,就是不可以传出欧洲吗?那是作者多年来反复系念的一个题材。笔者也曾就此请问过荷兰王国皇家科大学院士施舟人讲师,施助教认为佛教一些教义和制度曾被基督教部分吸收,并说:“佛教向东而不是向西传播是一个要深切钻研的问题,首先要联络早期佛教本身的向上历史。佛陀自己在她临终时曾预言说,他的主义要从印度传出到东方。那是相当名牌的预训并被广泛传唱的。事实上,早期佛教也曾传出波斯,后来影响基督教。基督教的初期制度,或许受到佛教的影响,这是唯恐的,值得注意”。他还举出艾塞尼派为例。据说艾塞尼派是存在于公元前3至2世纪基督教派的初期雏形。它执行集体生活
(有类出家)
,一切皆平等享受;没有富人或穷人;不吃肉饮酒,也着眼于人世轮回等,可视作接受佛教影响。在施氏所作解答基础之上,笔者觉得佛教东传即使是佛陀的古训,但传播仍需有客观条件和知识上的因素。

公元545年,波斯王居鲁士曾俘虏小亚细亚的希腊人,并将其带到孔雀之国。波斯帝国鼎盛时,其统治区域东至印度河流域。公元前334年,马其顿国君亚历山大(Alerander)发起东进,克制了波斯帝国,也抵达印度河西部,打通了波斯湾、小亚细亚和东亚的坦途。据专家琢磨,自亚历山大(Alerander)王来过将来,“希腊文化的因子就此深深植入中亚和印度的土壤”。印度自此便与科尔特斯海沿岸的极乐世界文化有了直白和大规模的交换。按理说,佛教应该率先向西方传播。不过,就在佛教传播到波斯、埃及竟然希腊时,在触及早期基督教之后,似乎被基督教这堵墙挡住了。笔者觉得,随着基督教合法化和扩充,并改为罗马国教,佛教再传非洲已无可能。此后顺丝绸之路经巴米扬东传,又顺张骞通西域的不二法门,悄然于晋朝明帝时,白马驮经,到达镇江。那么,促使佛教东渐及佛教未能西传,究竟还有哪些实际因素吧?

一、兼通梵闽南语文的中亚、西域是佛教东渐的连通地带

兼通梵普通话文的罽宾、大夏、大月支等地区的有些佛教徒、商人,是佛教东传的首批传播者。中亚和印度河西北地区,广泛分布着雅利安人。他们是在公元前3000至前2000年份从阿蒙森海西岸分批南下进入伊朗高原的,称为伊朗雅利安人;公元前2000年间未来进入北印度、讲梵语的,称孔雀之国雅利安人;其他分布在中亚大街小巷。他们统称印欧语系的雅利安人。公元前3
2世纪佛教从北印度流传中亚的歇息、大月支等欧亚语系各国,并扎下根。任继愈先生主编的《中国佛教史》曾有过简短表达:“佛教创制于公元前6
5世纪的古印度,起首重要流行于黑龙江中上游一带。到公元前3世纪孔雀王朝阿育王时及其将来,佛教向印度四处以及周围国家传播。向南传到斯里兰卡和东东亚国家;向北传入大夏、安息以及大月支,并穿过葱岭传入中华西北地区。”

仅从慧皎《高僧传》等高僧传记看,这一包括大体上是正确的。汉武帝时张骞通西域,使安息
(今伊朗、伊拉克) 、大夏 (吐火罗,北至今阿富汗北部) 、大宛
(今费尔干纳盆地乌兹马自达、Gill吉斯) 、大月支
(大夏衰落后,据有其地,汉代时属贵霜王国) 、康居
(粟特故地,今哈萨克斯坦西南部,咸萍乡部) 、罽宾 (今克什米尔(Mill))
等国和南齐有了大路。中亚各国是雅利安人,语言上属印欧语系,但因和东方的秦、全球译朝有通商往来,不少僧人、商人既懂梵文又略懂普通话,早期译经均是她们成功的。举例来说:

竺法兰,中天竺人,是和蔡愔 (武周时的医务人员,受命赴天竺访佛法)
同到秦皇岛,他“少时便善汉言”,“愔于西域获经,即为翻译”,“汉地见存诸经,唯此为始也”。安清,字世高,安息君主子。南齐桓帝初年到中国,“通习华言”,“宣译众经,改胡为汉”。他译的佛经“义理明析,文字允正”。当时天竺语号为“天语”,“言训诡蹇,与汉殊异”,唯其所译,“为群译之首”。支谶,即支楼迦谶,月支
(今河西走廊地域)
人,传译《般若道行》、《般舟》、《首楞严》三部经。后梁灵帝时,天竺僧竺佛朔到铜陵,在译《般舟三味经》时,支谶“传言,浙江江门张孟福、张莲笔受”。又,安息人优婆塞安玄和僧尼严佛调译《法镜经》,“玄口译梵文,佛调笔受。理得音正,尽经微旨”。西汉时,月支人支谦受业于支亮
(支亮受业于支谶) ,他“妙善方言,乃收集众本 (佛经)
,译为中文”。康居人僧会于赤乌十年 (247)
到建邺,促使孙权建“建初寺”。僧伽跋澄,罽宾人,前秦时入关中。时邀释道安等名德译经,“跋澄口颂经本,外国沙门昙摩难提笔受为梵文,佛图罗刹宣译,秦沙门敏智笔受为晋本”。赵正又社团跋澄、昙摩难提、僧伽提婆三个人“共执梵本,秦沙门佛念宣译,慧嵩笔受,安公、法和对共校定”。昙摩耶舍,罽宾人,后梁隆安中到苏黎世,其弟子法度,“善梵汉之言,常为译语”。最显赫的鸠摩罗什,天竺人,其母为龟兹王妹。少随母至温宿国
(今新疆温宿)
,他在温宿国因辩赢一僧人而“声满葱左,誉宣河外”。龟兹始祖亲往温宿迎什回龟兹,他在龟兹“博览群经,特深禅要”,成为名僧。后来到了长安,主持译经。佛教传向东土,他的孝敬最大。

由此可知,罽宾、大夏、大月、安息、康居及我国西域的龟兹、温宿、疏勒等国,早被佛教,这一地点成为孔雀之国佛教东渐的连通地带,商路、婚姻和言语的牵连,为佛教东传提供了西传所没有的红娘。

二、宗教信仰的“类同”是佛教东传的学问要素

佛教传播汉代最初,人们当作黄老之教供奉。玄汉人初叶接触佛教时,把佛经中的“空”,套用老子的“无”来了然;佛教的水、火、地、风四种物质及“天地始终谓之一劫”说亦与楚国方士“五行始终说”近似,这样佛教就易“混淆视听”,易为广被儒学影响的官民所容纳、接受,使这一“异教”能在神州流传。

其一,早期佛教教义表现为释迦牟尼的“四圣谛”:苦谛 (人生皆苦) 、集谛
(苦之原因) 、灭谛 (彻悟苦的由来,达到“涅槃”的境界) 和道谛
(通过修道达到“涅槃”的路径) 。人们因此修行、断惑、涅槃,最后变成阿罗汉
(“不生”的意趣)
,而不再堕入人世的循环。“四圣谛”重在修行,奠定了原始佛教的基本教义,并结合了说法僧团,标志着佛教的正统形成。

那多少个,大乘佛教第一传人是龙树,他创制大乘佛教约在神州的大顺明帝至三国时代。学者认为,支谶所传译的《般若道行》这部经,“把本无当作它的宗派唯心主义系列的至高概念”,“与魏晋玄学提倡的‘以无为本’,‘有生于无’的唯心主义本体论是很一般的”。大乘佛教在中华传入最重大僧人是鸠摩罗什,他主持译出《妙法莲华经》、《大智度论》、《中论》、《十二门》、《百论》等经。除《百论》是提婆所著外,其他都是龙树所著。《妙法莲华经》“以慈修身,善入佛慧,通达大智,到达对岸”的思索,与孔孟思想中“仁”的含义也有某种相通之处。《孟子·尽心上》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孟子·离娄下》:“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孟子所说社会道德境界与佛教宣传的“彼岸”世界很难区别。老子思想中,也有少数与佛教思想相通之处,如第八章讲“心善渊”
(思想精深宁静) ,第十章讲“涤除玄鉴” (清除内心污染)
,第十六章讲“致虚”、“守静”等等。但老子不讲“真空实相”。

那种“类同”因素,导致佛教(大乘佛教)能和流行的儒道思想“通解”,这点特别重大。例如康居人僧会于赤乌十年(247)到建邺,他对孙皓说:“虽儒典之格言,即佛教之明训。”皓曰:“若然,则周孔已明,何用佛教?”僧会曰:“周孔所言略示近迹。至于释教,则备及幽微,故行恶则有地狱长苦,修善则有天宫永乐,举之以明劝沮,不亦大哉。”可见,“类同”因素可以清除互相了然的分野,促使作为“异质”意识形态的佛门传入。康僧会其父经商,移居交趾(今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来华高僧还乐于学习法家经典,如竺法护(竺昙摩难刹),其先月支人,世居敦煌,八岁出家,笃志好学,“博览六经,游心七籍”,随师之西域各国,遍学其语言文字,带回佛经,译为汉文,为佛经广流中华听从。孙绰《道贤论》将天竺七贤比作“竹林七贤”,将她比作山涛(巨源)。

“类同”因素的留存,往往会促成“异质”向“同质”转化。细究之,佛道与佛儒有这多少个有别于,佛学家冉云华指出:佛教的宗教方向以出世为主,“无论是早期的部派或是先前时期的佛门经典,都是为僧尼写的,多是以出家修道为缓解烦恼的尾声法门。由此之故,佛教在印度历史上,从来不曾领导过社会运动”。冉先生举出中印佛教徒对大乘名著《维摩诘经》的态势,表达印度佛教徒注重的是《维摩诘经》的经义,中国佛教徒则尊重维诗佛这个人,“前者紧假诺智慧,后者的要害是人,自然也是以人的社会为主”。可以认为,佛教重点在人的主题是融入华夏社会后的变更,是和法家思想交融后,“异质”向“同质”转化的结果,从而成为印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的界别之一。

三、佛教未能西传的学识要素

施舟人讲师指出:佛教传到小亚细亚,当地已经接受了基督教,佛教“一些教义和制度被早期的基督教部分吸收了。所以佛教西止于此”。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一个“文化元素”。早期基督教的教义讲“十诫”(《出埃及记·传十诫》),原罪和赎罪
(《出埃及记·赎罪银》、《利未记·代罪羊》等)
,信灵魂会因信仰而重生,信地狱、天堂。《圣经·箴言》教人“智慧、仁义、公平、正直”;但其处世讲聚妻生子、种地养羊、生生不息。而佛教(尤其禅宗)没有这种眼看赎罪感、入世感;汉魏两晋南北朝儒、道也无这种强烈赎罪感。随着非洲工业化和社会制度变革,清教徒卓殊看重个人的良心。清教徒所说的人心即灵魂的公园,与佛教精神难说一致。清教徒很顾家,世俗化,与佛徒空灵化思想大不同。基督教思想与墨家思想有共同点,都很入世,讲仁义,但法家无“神”主宰观念。佛教与基督教没有前边所说的“异质”向“同质”转化的“文化因素”,至少可说不明白。何况,基督教已是拉各斯帝国的国教。此后基督教又自动分蘖出重大有天主教、东正教、新教诸派别。

总的看,佛教传东不传西,有其文化差别原因:基督教的天下第一的“神”,与佛不同;基督教“原罪”与佛教“轮回报应”不同;基督教的“忏悔”与佛教的思过、“禅”以及墨家的“自省”不同;佛教空观与老子的“虚”近似;佛教的“法相”与老庄的“道”,墨家“仁”、“礼”近似等等。浅见如此,敬请教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