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不是潘金莲

追踪问策,莫不如舒缓宣泄

发展历史,—-读《我不是潘金莲》

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我以一连串似执拗的情怀读完了《我不是潘金莲》,读后,一种五脏六腑都被拧巴了的切肤之痛弹指间上升,一股深深的忧伤登时笼罩全身,对不是潘金莲却被自己或旁人认为是潘金莲的女主人公,对不是官宦或者无法不可能称为官僚的的官员们,对暴露些许诡计多端但依旧善良的小人物们,我一筹莫展发生任何动静。

恰逢我生活的这座都市被10年不遇的洪峰袭击,导致道路断交、停水停电,部分市区陷入汪洋。尔后领悟全省多一些区域受到洪水肆虐,部分乡镇被淹,财产被摧毁,官方有了伤亡总计。于是,很多群众怨声四起,或在爱人圈、或在媒体一边发着或悲情或伤感或忧虑或担忧的议论,一边谴责着政坛的各个不作为;机关干部们或积极或被动撤废了全套休假,走出办公室,走到防汛一线,忙着疏导人流,忙着抗洪抢险,忙着供水抢修,还忙着难以想象的社会维稳。

掩卷沉思,书内的正剧女主还在墙角执拗、被波及官员还在焦头;窗外依旧大雨如注,路面仍旧难以行走,出行依旧是黄粱梦;耳边家人对酷夏无水的埋怨,对大雨倾盆不能工作的唉声叹气,对水库泄洪引起灾情的焦虑;朋友圈中连连传出某地泄洪导致四个人死伤、某某官员不作为瞒报灾情、某某单位无视灾民不予通融;消息中防汛报道不停更新,或者某某官员亲临一线,或者社会各界救援,或者灾民洪水中挣扎自救。忽然觉得,此情此景,何其相似!何其苦情!又平等何其应景!

作为一名在基层工作长达十余年的“老人”来说,李雪莲式的人包括接触到的、听说过的、甚至于从省政坛从京城劝返的,不可谓不多。对他们,先是报以同情,因为无论怎么着,总是有了迟早的依旧确实仍然自以为的无法释怀甚至不能生活下去的“冤情”,他们才会有勇气义无反顾的走上那条上访之路,或者是家园争辨、或者邻里纠纷、或者是拆迁补偿、或者是不公平对待,等等,理由五花八门、林林总总。之后报以无奈,不断的重复访,不断的被各个理由驳回,不断的过往奔波,他们的思想多少会发生变化,一旦执拗起来,是此外劝说都是徒劳的,在遥远的上访洗礼中,他们的自信心反而愈发坚定,虽然最初走上这条路是抱着尝试的姿态,日复一日的再度也变成了刚强长城。有时,大家竟然害怕,如此提高,不能收场,到这儿,上访者情何以堪,接访者情何以堪,社会情何以堪?

李雪莲是悲烈,肯定是悲烈。在一场荒唐的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的家庭意况之后,由于前夫的一句话,说她是潘金莲,这位本来怯生生、娇滴滴的才女,为了申明自己一贯不什潘金莲,为了洗刷自己的不白之冤,她花去了很多的日子去打官司、告御状,何等悲烈!可是怎么形成的?这里面有他自己的缘由,执拗、认死理、一根筋,都对。但她短时间上访的正剧,却更与他赶上的人有关,如若她前夫迁就安慰一下吧,倘若当时碰着的审判员再耐心一点吗,假使法院专委再柔和一些吗,假设参谋长再亲民一步呢,如若委员长不说这句并不清楚的指令呢,要是…..这么多的只要,终究是只要,于是,正剧暴发了。

审判法官是悲情,相对是悲情。法官有错吗?没有!从法律角度上来讲,他一点错都没有。在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根底上,他的审理结果是正规的还尽管不易的,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也实施了陪审员的职业道德,本来是无可非议。确实是“本来”,假如在美利坚同盟国,在英帝国,这样的审判员,案件审理完毕,他即功成身退,也算不错。但在中国特别,这不符合国情,我们的大法官首先是人民的大法官,法官不仅要旗帜显著案情、判个是非曲直,还索要释法明理,更优良的是要履行珍视社会安宁和谐的职责。作为李雪莲一步一步走上上访之路的导火索,在保障安定团结的大环境下,一审法官似乎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停职反省似乎都不是如何值得大惊小怪的作业了,他不悲情,何人悲情?

涉事领导是悲凄,注定是悲凄。不论是因庆祝老首席执行官生辰饮酒造成的思路弹指时不通而对农村妇女李雪莲视而不见的经营管理者,依旧对李雪莲市政党静坐上访接纳观察听之任之就等着推卸责任的领导,如故心神恍惚随意交办工作而造成李雪莲被关禁闭的负责人,其实都算不上悲凄。正是这仿佛不担负、不把普通百姓的事当事的大小官员,才会一步步推进,将李雪莲逼到了上海,逼到了人民大会堂,逼到了省委书记面前,假若不是遇上特别想的太多的省委书记,或许事情还有转机,于他们的仕途影响不大,偏偏想得太多的省委书记听到了中心负责人这看似深意的热诚教育,于是,这个“涉事”的大小官员彻底“杯具”了!

就像这一场多年不遇的倾盆大雨带给我们的,各类不适、各类危害、各样留言,纷至沓来。这洪水袭来,恰似一幕华丽相声剧,各色人等,披挂整齐,唱念做打,轮番上场。有大爱,人民子弟兵的见义勇为,有省市主任的关注慰问,有基层干部的谨慎,有社会各界的慈爱解救,有受灾群众的鼎力自救;有大悲,道路坍塌、出行不可能,房屋冲毁、流离失所,人士伤亡、财产损失,经济受阻、发展停滞;有大殇,有站着指责抗洪不力、行动不敏捷的路人甲,有手拿苹果无视身边灾情却不停国家在南海题材中对菲的反复忍让的路人乙,有衣衫不整蜗居一隅不停转发各个诸如“大雨导致重大伤亡”、“某处因大雨导致地陷”、“某地因洪水停水停电”的留言的路人丙。这出喜剧中,也有悲惨、悲情、悲凄。

宽阔的人类前进历史,从悲观法学上的话,其实就是一部争论发展的野史,一部拧巴–缓和–再拧巴–再缓和的历史。《我不是潘金莲》表面上看,写的是农村妇女执拗的困在自己思想中持续拧巴着上访的长篇,可是放到中国改良发展的洪流中去,似乎只是一个微薄的桥段,放到人类历史渐进征途中,连一丝水花恐怕都很难点燃。人类从母系社会发展至今,生产力的莫大发展拉动的不仅是外部环境的日新月异,对人类的合计也在暴发震颤。

每一天疲于找到一枚野果果腹的元谋人恐怕无论咋样也不懂,李香莲为啥会想到假离婚,其夫为什么坚持不渝假戏真做,当然更不知法官为什么物,委员长为什么职,更不会理解为何洪水袭来,为什么不仍然专心抗洪抢险,或者恐慌逃命,反而有心理发微信、晒截图、传留言、讲牢骚。人更加复杂,人的思考走的愈加远了。拿我们团结的话,几千年奴隶制时期沿袭,小农经济将农家束缚在土地上的还要,将人们的思维也束缚在约束里,似乎就该那样想就该这么做;新中国创建,引导国家民族向单独的宏伟们成为平常群众远不可及、顶礼膜拜的街头巷尾,生活工作中装有的全套都要与英雄搭边才够完善,就连结婚这么私人的事体都禁不住的背诵语录;改革开放三十余载,伟人的光环在物欲横流中日益褪色,大明星、小鲜肉、富二代成为互相仿效的偶像,我们的思考被不断的撕扯着,于是就应运而生了上述访为业的李雪莲,出现了无视的老董,出现了路遇不平不是拔刀相助而是忙着晒图的路人甲。

冲突频频积聚,也在相连释放着。人类用了几千年截至茹毛饮血先河煎炒烹炸,废弃采摘野果学会精耕细作,从民主到专制再到民主,从思想自由到桎梏再到自由,智人历史提高中积聚的争辩在不停尝试、不断探索、不时寻找释放的水渠。古时奴隶反抗压迫、农民起活动是以身体暴力宣泄,焚书坑儒、独尊儒术是寻觅思想的出路。方今,上访告状是一种心理上的宣泄,发新浪晒朋友圈也是一种龃龉的纾解,所以我们关心上访者,维护发展全局稳定,我们关注自媒体发展,指点社会舆论方向。从古至今,乃至百年,我想,别者无他,愿思想沿袭,思维承继,顺其自然,对事事诸人报以宽容,毋庸多言,惟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