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昏天黑地中与每一位Metallica粉

“人类虚伪的崇尚善与美,人对欲望不断隐藏和欺骗,这是金属音乐与文艺都不可制止的运气,在昏天黑地中溶化。”

撰稿、编辑 | 凛冬未来
图 | 凛冬之后、网络

这是一则强行安利帖。

前几天来聊聊金属音乐与文艺的光怪陆离关系。

她俩的咬合,可以把拍子和声音变得不再暴戾,用最起头的不二法门令人聆听细微的真情实意,用直接的情怀,令人感受到极致的阳春白雪。

见到各自发展历史,金属音乐与文艺发展相相比较尽管只是寥寥几页,但只好认可,金属音乐是继文学之后联结人与欲望更是纯粹直接的措施。

多数五金音乐给人直观的感受就是粗暴、凶狠、阴暗的响动。

以下列举了十首金属歌曲,灵感全体起点于医学随笔(名次随机,不分先后)。

1.Metallica乐队 《Call of the Ktulu》——洛夫克拉夫特《恶魔的呼唤》

2.Metallica乐队《The Thing That Should Not
Be》——洛夫克拉夫特《恶魔的呼唤》

3.Metallica乐队 《For Whom the Bell Tolls》——海明威(Hemingway)《丧钟为什么人而鸣》

4.Metallica乐队 《One》——Dalton·特朗博《无语问苍天》

5.Anthrax乐队 《Among the Living》——斯蒂芬(Stephen)·金 《末日逼近》

6.Iron Maiden 乐队 《The Clairvoyant》—— 奥森·斯科特·卡德《第七子》

7.Iron Maiden 乐队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柯勒律治(Coleridge)《老船员之歌》

8.Iron Maiden 乐队 《The Trooper》Alfred·Tennyson(Tennyson)——《轻骑兵的拼杀》

9.Mastodon乐队 《Blood and Thunder》——赫尔曼·Melville《白鲸记》

10.Corrosion of Conformity 乐队 《Wise Blood》——弗兰纳里·奥康纳(Connor)(O’Connor)《智血》

这种极其情势模式虽向来在面临争议,但可以见到随着艺术发展和升华,在世界范围内决定成为一种方法现象,并且在潜移默化着其他世界,最卓绝的是画画和时尚。

更进一步多的美术小说借鉴金属音乐所涉猎的核心,很多顶尖插画师也很愿意为金属乐队编著专辑封面。在时髦界,尤其是近两年,金属乐队LOGO、金属专辑封面平常出现在风尚品牌的计划性中,比如H&M、Fear
of god,由于风尚的到场,一些大牌乐队官方元年版本衬衣已经炒到了万元价格。

咱俩都知晓,世界上不少伟大的艺术小说,无论工学、音乐、美术,从降生到兴旺,一定和宗派有关。

发展历史,如果说文字、音乐和绘画是全人类在言语文明上对习俗、宗教和迷信最丰硕的公布,那么金属音乐作为衍生出来的一支,能够说是人类对协调最真诚的一遍反思。

宗教是人对欲望的约束,是定点的渴望,相反的一头,宗教有时也是人对欲望的纵容,对期盼的贪婪。艺术的留存一样于宗教对人文的影响,他们对人的话就像吗啡对伤员的效率,减缓黄泉路上的担惊受怕和疼痛,它救赎战争的罪恶,但也共同夺走生命。

要说歌词经济学性最强的一支金属队儿吧。
Metallica无疑了。
梅格(Meg)adeath粉不服来怼,怼也不理你。

即便所谓经济学性和翻译接头有很大关系,但Metallica的歌词中真正擅长嗤笑气吞天下和多情的单词,他们擅长演绎虚构的身故,擅长描述人性中挣扎痛苦时的英勇,黑专辑经久不衰也正表达了她们买卖转型的还要,在内容上丝毫尚无掺水(Metallica同名黑专辑在1991年创制了1500万张的销量,这些数字在及时打破了Thrash
Metal领域的历史记录,空前绝后的笔录)。可以说大部分M粉的开导歌曲都是来自黑专辑。

陈丹青曾说,看一幅好的画作,弄不好是会害怕的。

用作小众的法子,近期依托于买卖,在各种易于发展的世界可以借力生存,而它刺激人们对现状的拷问也是向当今族群关系的挑衅,幸运的是它自然小众,残酷的是它不得不寄商业中以艺术之名苟活。

人类虚伪的崇尚善与美,人也对欲望不断隐藏和欺骗,那是金属音乐与经济学都不可避免的大运。

在万马齐喑中溶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