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九仙山

1、

平海镇有三个风景区,一个风动石景区,另一个九仙山景区,一东一西,犹如哑铃的互相。《铜山志》说,九仙山是铜山城龙脉的源头。黄道周在《铜山石室记》明确说:“铜城之西为石室山,是宗龙之经首。”

九仙山上巨石层垒,古榕参天,许多历史人物在那边留下印记,应该说,铜山的野史知识和政治军事大多和此山关于。在上个世纪八九十时期,导游总是先带乘客到九仙山出境游,然后才到风动石景区。几十年来,九仙山景区没有取得很好的支付和运用,现在游客基本上很少上九仙山了。

这几年,因为周边重建恩波寺,一条上山路被封住堵死,另一条上山路被设计成必须通过恩波寺。那天,我重新故地重游,在恩波寺内上山入口处,庙方建了一座小木屋,准备在适度的时候向游客收费。我想,九仙山是知识积累分外沉重的集体资源,应该由内阁整治和管制。

沿着山路拾级而上,白石护栏的山巅甬道裂开长长的缝隙,年久失修,有凹陷的摇摇欲坠。巨大的榕树遮天蔽日,丝丝缕缕紧紧吸附在山崖上,根部的吊牌写着:

“榕树,树龄400年。”

矗立岩面是嘉靖初年安徽右参政蔡潮的题刻“宦海恩波”,在其雕刻的平面旁边有漫漶不清的字迹,那是更早的题刻,已经不可考了。山上共有几十处石刻,多数是明末清初留下来的。入清将来的题刻基本没有,因为没有地点可以镌刻了。

巨石间的裂隙被挖凿砌成陡峭的石阶,如履薄冰爬上去,就到了九仙石室,黄道周说:“安石五盘,开玉三函。”

五块巨石错落斜搭,构成多少个不平整的半空中,人们顺势搭盖,供奉佛祖神灵,其中一间命名九仙石室,供奉襄阳九鲤湖仙。但是在简约的供桌上,我来看的却是玻璃罩里端坐着五位小小的微雕,为啥不是九位吗?百思不得其解。石室外面一块花岗岩被粗粗雕刻成鲤鱼模样,寓意驾鲤成仙,九仙山为此而得名。

近些年,我带着疑问去了一趟九鲤湖。我们下了便捷,在弯弯曲曲的山道盘旋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目标地。九鲤湖实在是一条山溪,截取宽阔和有落差的有的建成一座庄园,两边木栈道沿着溪边穿行,石拱桥横跨两岸,古寺依山而建,其中最古老的一座就是九鲤湖仙祖庙,供奉九位兄弟的泥塑。相传西魏九位兄弟因避乱到此地定居,他们制药炼丹,为民治病,保佑百姓身体健康,后来驾鲤鱼上天成仙。九鲤湖是旅游景点,香火自然兴旺,实际上,那是旅客顺路烧香祈福平安,不是山民香客专程上香。

2、

九仙山上的每一个石室,我都转了一圈,所到之处,冷冷清清,只见到一位中年女孩子提着供品慢悠悠下山去了,没有意识其余人。空荡荡的狭隘空间,寂寞中隐约有教派的森严,阴冷的气氛中,散发出厚重而深切的信息。

六百多年前,铜山建城之初,朝廷调兴化府兵戍守铜山所城,为了稳定军心,允许携家带口,那是武力编制的移民。兴化府就是今天的三明市,先民们从地点妈祖庙分灵香火建天后宫,保佑骑行平安,又从九鲤湖仙公庙分灵香火在九仙山上建庙,保佑身体健康。

几百年过去了,妈祖庙香火鼎盛,子庙衍生,单是南浦乡就有四座。不过九鲤湖仙庙照旧蜗居在九仙山顶上的石室里,局促狭小,其布局似乎就是六百多年前的模样,香火稀薄,更别说分灵了。

九仙山上的其他石室都供奉佛祖菩萨,我尚未看出九鲤湖仙塑像,对于拜拜,我不懂不敢乱说话。不过山上的法事不旺确是事实,那很可能和职位有关。山即使不高,但对于喜好烧香的上年纪女孩子来说,毕竟不易。而且,半山腰有规模更大的恩波寺,分流了大多客源。还有一个缘故是西门海边的真君宫,奉祀保生大帝,专门保佑健康,还配有药签处方,更为便捷。

九仙山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少室山,对面的老曾外祖父山命名为太室山,这在黄道周《铜山石室记》有分明记载,表达二室的名目在黄道周以前就有了,那是南少林在铜山设有的宝贵证据。

南少林起点于连云港九莲山,南宋正德年间,铜山先民在九仙山南麓建恩波寺。因其地形酷似五台山少林寺,以少室、太室命名九仙山和伯父公山,希望发扬少林寺的尚武古板,同时也不胫而走了东正教文化。

铜山城本是武力要塞,居民皆为军籍,在冷兵器时代,崇尚武功是意料之中的政工。我去过青海终南山少林寺,在景区远眺了一番,其双峰对立,山坳建庙,和九仙山有神似之处。九仙山南麓的时势是海南五指山地区的减少版。

3、

九仙山北面的澳雅头港是当年的铜山水寨,所以九仙山也叫做水寨大山。明初在此设铜山水寨钦依把总署,铜山水寨在历史上是闽海五大水寨之一。

早在嘉靖十五年(1536),远在福清的镇东卫指挥吴文,在铜山备战抗倭有功,升任钦差总督,铜山水寨官兵为他举行了惠政碑。石壁上的文字大概是铜山抗倭的最早记载。

从那时候起到十七世纪八十时代清政党统一江西的一百五十年间,是铜山硝烟四起的年份。铜山的威慑首要缘于海上,而不是大陆。对于铜山康宁起效果的越多是陆军将士,而不是铜山城的陆军人兵。北齐中叶之后,水寨扩充了局面,从北门澳到后澳一带,都是陆军基地的区域。

万历二十五年(1597),朝廷建立了游兵制度,变被动防守为主动出击,那时铜山陆军管辖北至龙海,南到诏安的水域。铜山水军巡弋海疆,远达澎湖列岛,他们和倭寇、海贼、海外侵犯者应战,反复拼杀,争夺海疆,付出了巨大就义。

很多欲哭无泪的故事尚未流传,许多记载语焉不详。我阅读了民国版《长泰县志》,《名宦》一节总共收录十四位历史功臣,其中十三位是行伍人物,有的为保卫铜山交付了人命的代价。那不包蕴盛传的曾在九仙山水操台带领江山的戚元敬和郑成功。

万历三十年(1602)九月十三天,湖南南路参将施德政在九仙山上宴请东征澎湖倭寇凯旋归来的铜山水寨官兵,作《横海歌》并勒于石,气势宏伟。那是铜山游蚩尤动出击,在澎湖消灭倭寇,对澎湖群岛进行有效管理的事例。

94版《芗城区志》还记载:“明万历初年,铜山水寨把总张万纪到南澳盘查海外船,获甘薯(俗称番薯),带交张塘果农民育苗种植。”番薯就是地瓜,原来东山是地瓜引种和散播的始发地。

ca88手机老虎机登录,4、

至极时期的九仙山,施德政形容它“左麾右指石可鞭,叱咤风霆动九天。”

永历二年(1648),郑成功大队人马进驻铜山,接管东山全岛,以此作为抗清按照地。郑成功部下洪旭等43人集资白银三百多两,修缮九仙山。

几乎那一个时候,一个诡秘人物来到东山岛,他就是道宗禅师。道宗俗姓张,平明光市小溪人,在铜山一向生存到爱新觉罗·玄烨三年(1664)迁界为止,听说道宗多数岁月在九仙山归隐。

九仙山上有六七处石刻都是道宗的手笔,如“燕泉”“障净光纯”“必喘”“仙道皈宗”等。永历六年(1652)的碑刻《仙峤记言》记录了出资修缮九仙山的芳名,“长林开士道宗”的名字突然在列。

道宗在苦菜寺边上修建长林寺,而长林寺属于南少林的道岔。多数学者认为,道宗是天地会的成立人。西宁专家曾五岳认定,天地会为道宗禅师在爱新觉罗·福临八年(1651)于东山长林寺开创。

道宗和郑成功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他的结义兄弟引导义军投靠郑成功,其结果不得善终。郑成功不善招贤纳士,没有团结南明大臣。就在郑成功大部队进驻铜山的永历二年,南明大臣路振飞也赶到铜山,他恐怕和郑成功见过面,会谈无果,大概作鸟兽散。路振飞最后没能留下来,只在风动石留下“铜山三忠臣,黄道周陈瑸陈士奇”的石刻,就南下吉林了。后来,郑成功的英明大将施琅降清,也是一个铁证。

郑成功的行伍本质是海军,不善陆战,那决定了她不容许在大陆有所作为。他以铜山为根据地,然而铜山也不大概久居,他只好把眼光投向海峡彼岸的江苏岛。

郑成功假使不打出反清复明的幌子,即便不接受南明皇上的册封,那么,在清政坛看来,郑成功不过是令人胸口痛的大倭寇而已。

这一切,隐居在九仙山的道宗肯定看得很清楚。

教派一贯没有当真超然出世,总是在适用的随时悄然入世。

道宗站在九仙山上,看到了国破山河在的难熬景观,他深深感到势孤力薄,无力公开对抗。他控制建立秘密社团,决心世世代代与宫廷为敌,经过长年累月大力,遂于爱新觉罗·玄烨十三年(1674)四月二十八日,在诏安官陂高溪庙聚集残余部众和伊斯兰教门徒,歃血盟誓,正式确立世界会秘密协会。

5、

骨子里,那一个都是本人的追思,以我的知晓去推想古人。我确信道宗在九仙山度过了众多不眠之夜将来,才做出了成立天地会的主宰,而这些决定对中国历史爆发了惊天动地而深入的影响。想起那些,不禁对九仙山暴发了入木三分的敬畏。

清圣祖二十二年(1683),靖海侯施琅从铜山起兵收复山东。此后,东黄海防连串日趋周详和升华,以九仙山为依托的铜山大军地位逐步削弱,军事编制随之缩短,海防重心移到黑龙江南澳岛。

山上有一座两层小楼,上下两间,低矮狭小,抗战时期建造,称为建国楼,是当下部长楼胜利办公和住宿的地点。我站在窄小的阳台上,视野格外开朗,遥想当年战火纷飞,有一种截然差距的感觉到。当年位于城里的县政党所在地被日军飞机炸毁,九仙山下的恩波寺被征用为县政党,九仙山曾经成为东山岛的政治中央。

铜山石室也被改名换姓为“抗战纪念亭”,石室门口竖有“抗战回顾亭记”石碑,碑记由秘书长楼胜利撰写,记载东山军民抗击日本入侵者的史事。

我登上九仙山最高点,站在“瑶台仙峤”巨石上,放眼俯瞰,唐宋的铜山城演化为滨海小城,密集的民居,突兀而起的高楼,繁忙的东山港,网箱鱼排密布的东山湾,随处是一片宁静的一方平安气象。

当初黄道周来临这里,看到“苔藓砠砾,皆侵墨光”,尽管现在九仙山不一定苔藓密布,瓦砾各处,但也遗落鼎盛时代的荣光。

黄道周说:“夫隐显,地也,废兴,时也。”黄道周认为,隐藏或流露,和便民有关,放弃或兴起,与命局有关。黄道周从九仙山的荒废看到了天道轮回和人事浮沉。而我从九仙山的落寞,感受到它的没落。

如此主要的一座山,现在却人迹稀少,范围大大压缩了。山的东头山坡被渔具厂占据,西坡是气象台的势力范围,这里大约是当年施德政宴请水寨官兵的地点,而南面被恩波寺拦腰挡住。九仙山景区基本上被分割了,只剩中间有些可供游览。

我想,九仙山是东山岛上的名山,它应当扩建成为一座有沉重历史积淀的花园,供市民记挂凭吊。应如《论语》所言: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废者,兴之兆也。九仙山的再一次崛起,应该为时不远。

        201712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