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堤

宋高宗赵构—秦会之(影视版)

前一篇:自白书——千古奸臣秦会之(14):重文轻武,赵氏底蕴


《论语·姬元》中孔仲尼曾言: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故,居高位者以德为先,有容乃大,处国事以务实为准,不以个人好恶论是非,定行止。

不然,祸不久矣!

惠州七年(公元1137年)一月中九,高宗在上卿张浚多番请求下移驾建康府。

因中期数次制服金齐联军,整个大元朝堂抗金时局一片大好,上至文武百官,下至普通将士,个个精神饱满。越发是军中,北上伐齐(伪齐),收回故土的论调甚嚣尘上,一时间BlackBerry之势似乎指日可待。

方方面面朝堂和军事内部,最为难堪的人就要数齐齐哈尔西路兼太平州宣抚使刘光世了。

刘光世在从前多番战役中,带着她的五万人马,东躲湖南,左挪右闪,面对金军,一贯避而不战。

并且她往往料敌在先,但凡能预判到敌军将往何处行军,总以一日千里之势之势从何地撤退,并在军中大放厥词,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跟众将士说此时的撤军是为着将来能更好的抢攻,现在的软是为了明天的硬,要为高宗留下擎天保驾之人马云(Jack Ma)云。

但抗金时势好得大出她意想之外,以往金兵和伪齐进犯我大宋,我大宋军队都抵抗得极为困难,当年金国四太子完颜宗弼(金兀术)到本人大宋“搜山检海”,高宗甚至要乘船避入海中以求自保。

故而每趟金齐联军军队撤出之后,刘光世纵然避战,但作为拥兵五万的统军重将,朝廷对她也依然只可以以慰藉为主,勉励他要知耻后勇。

他倒也是识时务之人,每便收到安抚诏书,都上奏一定尽力而为,好向朝廷负荆请罪。偶尔蒙受伪齐较弱的军事,立时变得恐后超越,表露一副恨不行即时为国杀敌立功的好男子形象。

同时她所率五万军旅之中,多以本来的溃兵、盗匪招安组成,士兵匪气极重,将领骄悍难制。

说句实话,他打战不行,在带人方面确实是有手腕的,那个溃兵盗匪首领们在他前方,个个服服帖帖,毕恭毕敬,以她马首是瞻,惟命是从,那也是高宗一向未曾罢免他以此逃亡将军的原因。

心痛此时所有抗金时势不比过去了。

自从张浚任朝廷右相兼三军太尉以来,主张大力抗金北伐,于各大军区协调部队,在韩世忠、张俊、岳武穆努力合作下,打了一点次胜战,一时间北伐之声占据了朝堂主流。

作为屡次避战的淮西军区大帅,刘光世在朝堂上自然物议汹汹,郎中张浚更频仍上书高宗,需在北伐前面,罢免刘光世,以儆效尤,警慑各大军区将帅。

高宗曾以此事询问于自身,我一下也打不定主意,只是回奏若无合适人选统领淮西五万三军前,不宜罢免刘光世。

但,朝堂第一逃跑将军的称呼不是白得的,刘光世见势头不妙,且张浚很多次在朝堂上披露不罢免他绝不罢手之言,再度施展自己不过百步穿杨的逃逸神功,以守为攻,随高宗之后到达建康府,向高宗主动请求辞去淮西军区大帅军职,并献自己所管金谷一百万以助国用。

绍兴七年7月二十二日,高宗发表诏书,娄底西路兼太平州宣抚使刘光世经略使、节度依然,改充万寿观使、奉朝请,封荣国公,不再领兵。

自我常想,以看清形势,独善其身而言,刘光世当为我大南齐堂第一人,不仅身前尽享荣华富贵,死后还以忠义之士身份配享西岳庙,世称“小米四将”之一,也算终身圆满。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在他随身得到了包涵万象的阐明。

刘光世卸任后,张浚以岳武穆拥兵过重,不佳控制,且所提战略太过冒进为由,向高宗奏请暂不宜将刘光世五万人马交于岳鹏举指引,高宗准奏。

张浚总算是报了岳武穆当年于龟山不协理他北伐战略的一箭之仇。

“诺基亚四将”荣国公刘光世

那会儿我(秦太师)已执掌朝堂枢密院,同年十二月,我派遣的何藓出使金国已再次回到大宋,在孙靖中期与完颜昌的触及下,顺遂的带回了议和的音讯,并带回徽宗已然辞世的死讯。

高宗与自己听说后,痛哭了一场。痛苦后,我奏请高宗,遣王伦出使金国,迎徽宗尸骨回大宋,重礼发丧。

自己观朝堂之上主战之势已成主流,就将议和之事按下,偃旗息鼓,以不变应万变。

从不想,变数真的出现了。

变数出现之时,我本有机会改变整个的。

但也许是即刻的自我正为和完颜昌谈判议和筹码之事而大伤脑筋,无暇他顾,又或者是自个儿内心里潜意识希望整盘大局出现变数的原故呢,所以当音信出现在自身面前时,我不经意了此事。

一贯到变数停止,尘埃落定之时,我和孙靖重新将全部事件复盘,才知道了当天密探探回刘光世在军中醉后说那句狠话的意思,那句“我就以五万虎狼之兵换你头顶官位”之言的着实意图。

那一刻,我才看清了刘光世温和表面下埋伏着的凶悍面孔——真不愧引而不发,一击必中之人,他以一种相提并论而又全身而退的方法粉碎了如日方升的张浚。

永久不要小瞧那么些可以什么都不干光笑着就能获得好处的人,也许当她们拉下脸来时,警报已经无用,危险已然降临。

本身大宋满朝文武,包含自己在内,都看不起了刘光世真正的带兵能力和她那颗须求爱戴但却被张浚践踏得粉碎的自尊心。

原先,可以带着淮西军区那五万匪气熏天的武装力量东挪西闪,打打回击,就决定是莫大的本事啊。

换作旁人领军,别说挪了,连命都是要丢的阿!

而变数,是从岳武穆初始的。

高宗于徐州七年(公元1137年)7月见岳鹏举时,在听到岳鹏举誓师北伐,马革裹尸的上书之后,龙心大悦,曾口头答应若罢免刘光世,将会把淮西五万大军调拨于岳武穆辅导,让她集中大宋优势兵力,北伐伪齐,收复河山。

但在自己和张浚的规劝下,高宗废弃了岳武穆颇为冒险的武力布署。

张浚更力劝高宗,不能将五万淮西军旅调拨岳武穆率领,避防岳鹏举兵马过多,不可以防护。

ca88手机老虎机登录,高宗考虑再三,同意了张浚的意见,并下诏给岳武穆言“淮西合军,颇有曲折。”表示爱莫能助将刘光世军拨与岳武穆。

岳鹏举接到诏书后,想起几如今与张浚在军中研讨军事计划时张浚对其嘲弄之言,知是张浚从中阻挠。

岳鹏举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本认为可以凑合刘光世和友好麾下统计十万部队,挥师北伐,建不世奇功。

哪曾想被张浚从中做梗,还要受他侮辱,一时胸中积忿,向高宗上了同步请求罢免军职的奏疏,其中写到“与宰相议不合,自行解职”。不等高宗批示,只向随行机密官黄纵略事交代后,就相差建康,回到华山母墓旁守制去了。

那已是岳鹏举第二次活动解职了。

菲尼克斯六年(公元1136年)初,在三亚府北伐军事战略安插会议上,岳武穆与张浚在北伐战略上看法不一,被张浚狠批了一顿,

同年10月,年已古稀的二姨姚氏驾鹤归西。岳武穆悲痛不已,目疾复发,上报朝廷自行解职,扶母灵柩至华山安葬,并乞守制三年。

终极在王室再三催促之下,岳武穆于同年3月才重返军中。自古守孝,是朝中大臣对父母应尽之责,不孝之人谈何忠义。所以上几回岳武穆自行解职,高宗也不佳说些什么。

但那四回,岳鹏举却以跟宰相意见不和重新自行解职,却是犯了朝堂避忌。刘光世刚被罢免,BlackBerry四将只剩其三,值此北伐用人之际,身为金立四将的岳鹏举再自动解职,就有威迫高宗的情趣了。

岳武穆回武当山的新闻一传来,高宗七窍生烟,连夜宣我入宫奏对。

这一回,我选拔了向高宗解释何为“小不忍则乱大谋”,何为“去执念,顾大局”。

(未完待续)

后一篇:自白书——千古奸臣秦会之(16):于无声处听惊雷


正史人物自白书种类

历史人物自白书•目录(连载更新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