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台上的李清照

有关易安居士的戏曲文章并不少见,北昆、丹剧、高甲戏、淮剧等剧种都有演绎,舞台剧有之,电视机艺术片也有,用电影手法拍摄的在于舞台和实景之间的小说亦有。

易安居士画像

而是,我所接触到的小说,论惊艳、惊叹,观后让人热血沸腾,大有拍手叫好之欢愉的,对不起,还没有。

那并不是说那些小说不佳,而是要编著好易安居士太难,因为她的才情太高、人格太独立、气质太出众,是一个被期待的目的,突然要把他拉回人间,要用普罗斯柯达所耳熟能详的惊喜去描绘一个神一样的留存,难度之大总而言之。

要说相对喜欢,李维康先生主角的大戏《李清照》倒是不错,但写作有些年头,已绝迹舞台,想一睹“芳容”,恐怕难了。

西路四股弦《李清照》 李维康饰李清照

那部小说,若与金字塔尖的经典文章相比较,我最多也只会用“以故事性见长”去概括、评价,常常说那句话,其实表示不赖,尤其在故事性方面做得很好,脉络鲜明、人物饱满、针线绵密,能做到这样,小说就不会差,即便还缺少一些闪光点。

看过多少个例外版本的《李清照》,最“来电”的照旧这一个,由于同题材创作中,真正可以的并不多,突然觉得这几个小说非常难得。

【故事推进,系于一人】


该版《李清照》,故事的“泉眼”乃在于张汝舟对李清照求而不可,便暗中使坏,策划出一个个阴谋,将李清照与她的骨血逼入悲凉的境地。

张汝舟画像

李格非(清照之父)、赵挺之(清照公爹)陷于政治事件,被罢官、流放;归来堂被盗贼洗劫;赵明诚上任途中际遇,被诽谤入狱乃至中计死于狱中,多元的事故和易安居士在此中的遭逢、感受是故事发展的主线,而素有推引力量和操控者乃是张汝舟。

由主线出发,反映出宋室南渡内外官场的贪污腐化——以蔡京为首的奸臣总揽朝政,诸如张汝舟之类的小丑迎逢、巴结,甚至卖国求荣以求私利;以韩世忠、梁红玉等主战派为主导的爱国志士报国无门,眼睁睁望着山河凋零而冲动无力;保守战乱之苦的平民群众兵荒马乱、妻离子散,全国上下哀声遍野。也就从根本上揭暴露北魏亡国的由来。

蔡京画像

由此,剧作就不压制讲个人的悲欢离合,而有了更深层次的意义,使得大旨更了不起、深入。

此地又与张汝舟的位移密切相关,甚至足以说很大一些都由她生出,他栽赃忠良、谄媚权臣、勾结金邦、视人命如草芥。从某种意义上说,故事即使以李清照为率先主人,然主题人物却是张汝舟,没有那么些小人交构其间,牵扯出复杂、曲折的故事,单从尊重描述李清照,定然会无趣得多。

那是该作品不一样于其他同题材创作的地方,也是大胆的创举。

由张汝舟这一主题人物串联起富有内容,就浮现逻辑清晰、叙事紧凑,将时刻压缩,看似长期内暴发的整个,其实贯穿了李清照的大半辈子,但观众并未觉得有跳跃感和拼凑感,人物的心境变化也就创制、顺理成章。

无异于讲述李清照生平的,圣何塞打城戏团的本子截取其不一致时期的生活、心思部分以拼凑成他的一生,从少年演到老年,时间跨越感就一目精晓和明确得多。

竹马戏《李清照》 杨凤英饰李清照 殷瑞芬饰赵明诚

南词戏《李清照》 陶琪饰李清照

鉴于承载的情节量大,人物心动和揣摩变化缺少有力的支撑,越发末尾易安居士由自暴自弃转而拼搏,带有理想主义的情调,对于观众的感染力还不够。

【虚构故事,自成一格】


写历史(人物)的作品,总简单扯到历史真实和措施虚构之间的涉嫌上去。讲真,我对这么的题目实际上并无太大感兴趣,觉得就创作论小说要轻松有趣地多,刨根问底就扫了劲头。可是面对历史问题创作,又避不开此,理顺两者关系可以让大家以更理性的千姿百态去对待一个创作。

京戏《李清照》 李维康饰李清照

要理清李清照故事中的虚与实,其实很拮据。尽管我们由此诗词文章或别的材料,粗略知道李清照大概的活着轨迹(这点,在讲他词作的小说中有关系),但那么些粗糙的真情背后,具体暴发过哪些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点,与朱淑真对照,其实并不好到哪个地方。

假以粗线条去架构故事则体现空洞无心境,就必须发挥想象,补充细节,使故事生动起来。

虚构的点子根本有:ca88手机老虎机登录,增进和渲染历史事实,如蔡京的专制,归来堂内夫妻间的都茶;

基于故事趣味性和逻辑性发展急需“兴风作浪”,如首先场中的赋诗定亲,李清照与梁红玉等爱国志士扯上涉及,最终在孤苦无依之蒙受见崇拜自己的小女孩;

由诗词小说中描写的内容加以戏剧化编排,如李清照“蹴罢秋千”后“见客入来”,写他与赵明诚的初见,用“卖花担上”买来的鲜花写他们的夫妻之情;

又有一齐废弃历史真实性于不顾的“歪曲事实”,如张汝舟毒死赵明诚之事,实属子虚乌有。

京戏《李清照》 李维康饰李清照 耿其昌饰赵明诚

当然,张汝舟这个人物也是被丑化的一个,着实很委屈。

那是个小人物,岂但指她为人并不心怀坦白而言,亦指他在历史上的地方。我敢说,若没有她与李清照的婚姻风浪,他就好似大部分人平等,沉寂于历史长河中,被人忘却。

她的“成名”是扎实与李清照捆绑在联名的,不管她愿不愿意。而易安居士不惧牢狱之灾定要将张汝舟上告,原因在于他发现这是个卑鄙小人,如何卑鄙,却是个未知。剧作索性就此自由发挥,什么坏事都往张汝舟身上载,张汝舟也就成了个纯粹,还有据可依、有案可查的真小人。但张汝舟身上的事体,编造的成份大于实际

赣东湖南花鼓戏《易安居士》陈菊芳饰张汝舟

可以说,只有剧小编大胆松开历史真实对其的束缚,才能创作出一个力所能及自圆其说、令人信服,并且还不错的故事,这恐怕比挖空情绪去“还原历史”要有意思地多。

即便虚构的成分过多,但剧作并不因而被人喝斥“荒唐不羁”,或者李清照不是“那几个”。

这是因为,剧小说家扎实握住了历史真实的根本,所有故事都离不开这一重点;坚韧不拔把人物性格作为行动的角度,有理有节,譬如在张汝舟毒害赵明诚那件事上,按张汝舟奸邪、凶暴、为达目标不择手段的人性,是一心做得出来的,也就有了可靠度;当然,很要紧的某些,抓住李清照性格的着力:独立的灵魂、博大的胸怀、高尚的心态和不屈的气节,无论内容再怎样变迁,李清照的主干形象已经定位。

北昆《李清照》 李维康饰李清照

【诗词入剧,贴切自然】


将李清照的杂谈小说化入剧作,是同类题目文章的一个普遍现象,无法,李清照的著述,尤其是词作太棒,不尽其用显得说可是去。但论音乐、剧情等方面与剧作的和谐度,那部文章较为出色。

·音乐上边


确定性,词最初都是用来唱的,词牌是音乐和文艺上的一种标准,曲调、字数等都有照应的规定,句子平常为长度句。

将李清照的词作移植到西路丝弦中,首先要缓解牌子与板腔体二种音乐格式上的争执问题

词由字数分歧的尺寸句构成,而板腔体的骨干社团单位是篇幅相同的前后对句,也就是说,直接用西路西调的板式去演唱词组,是相当的。那如何做吧?

谱写用二种办法化解该问题。

先是种格局是原词化入剧中的,用其他音乐样式去谱曲

如海门山歌剧曲牌,第一场中的《如梦令》即是此例;如民间小调,最终一场的《声声慢》即是。那样做并不算“叛逆”,因为北京南阳梆子也好,其余剧种、甚至拥有办法连串都亟需,并且应该有海纳百川的心路,去接受其余办法的长处来升高友好;其次,北京南阳梆子唱海门山歌剧曲牌和其余民间音乐,有其价值观。索性抛开北昆音乐而另辟蹊径,也真是一种好格局。

第三种方法是基于原意,用北京五调腔唱词的规律举办改写

改完后的唱词,既顺应北昆演唱须要,又保留了原作的气度,可谓一石两鸟。只是在经典面前,人常怀敬畏之心,敢于拿它开刀的人少之又少。

·剧情方面


将李清照词中所浮现出来的情节举行渲染,构成剧中故事段落,是本剧的一大优点。

开篇用《点绛唇.蹴罢秋千》写李清照与赵明诚的初见,其余小说也有写过,该剧的得力之处在于,不仅写到多个人碰面则止,还有失扇拾扇还扇的内容,李清照借致谢向赵明诚披露玄机:自己心爱青梅而厌牡丹,那为赵明诚在接下去的赋诗定亲中胜出起了决定性成效,其实也是李清照的“芳心暗托”了。

而最精美的并不是此,而是第二场中以《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衍化出来的现象。

易安居士买了一朵鲜花,插在头上,美美地装扮好温馨,等着老公回心转意夸奖。赵一见爱妻,果然注意到了头上的鲜花,连声表扬花真美。李清照就恼了,一把拔下花丢给赵明诚,既然你说花美,就给您美好欣赏吧。

事实上,赵明诚何地是赞花,嘴里说着花,眼睛却直接瞧着妻子,延续,不过都是以花喻人。看到内人大人真动了怒,才赔上笑脸,“花美还亟需人来衬”,鲜花要配了美丽的女人才雅观,离了人,也就不如何了。

李清照那才转怒为笑。简不难单一首词,这么处理,不但直观生动,更写尽了小夫妇之间的亲切,有情而后才觉得有味

【文中提到图片除署名外均来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