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于末逆水寒

中篇凄美历史爱情杂文【相思引】之——

*风起于末逆水寒(6)***

作者——东篱若尘(文俊壹)

富有小说故事已报名版权爱抚并署名维权,如有抄袭偷盗,坚决维权到底!

图片 1

相思引——风起于末逆水寒(6)

陸、逆水冰寒

两年后,王修微当初的院落,已经成了他们的别院,许誉卿和对象们外出会友之时,王修微偶尔也会来住上二日,这一日,他正在院子中看书,忽听得有人在院外问道:“请问那那里有个王修微么?”王修微有些猜忌,怎么会有第三者来找自己的?

王修微开门一看,是个不认得的小厮,有些意外的问道:“我就是王修微,敢问小哥有什么事找我?”小厮解下包袱倒:“小的是受杨宛姑娘所托,将她的遗物送来给您。”

王修微闻言大惊:“你说哪些?遗物?宛妹她怎么了?”小厮长叹一声道:“杨姑娘命苦啊,那左上卿田宏遇将她和陈畹芳等几位荆州旧院的花魁强行送到香岛,想要贡献给皇帝,本来那也不算坏事,可偏偏圣上他一心国事,不想因女色误事,便没有接收她们,从此杨姑娘他们便成了田宏遇用来结北大臣的玩意儿,杨姑娘设法逃出了田府,想要南下找你做个伴,可不承想,半路遇到反贼乱军,杨姑娘被性侵蹂躏数日后舍弃,我发现她时,已是气息奄奄,她临死前,嘱托我将他的骨灰带给您,还有一封书信。”

王修微将小厮引进院子,给了小厮写盘缠,小厮告辞离去,王修微流着泪花将杨宛的骨灰摆好,打开杨宛留给自己的书函,读罢之后,已是痛不欲生,许誉卿回来看见,不由惊呼道:“修微,你那是怎么了?”王修微意见许誉卿来了,登时扑到她怀里痛哭起来:“宛妹也走了,宛妹居然也走了!她才二十六岁呀!”

许誉卿安慰了半响,王修微才稍稍平息些,将杨宛的绝笔递给他,许誉卿看完,也是唏嘘不已,由衷的夸赞道:“那杨姑娘也是性情中人啊,没悟出他宁可逃走也不愿再做外人的玩具,只可惜,时乖命舛,怎么就备受了反贼呢!”

王修微痛呼道:“那是什么世道啊!宛妹,我特其他宛妹啊!原以为你可以进皇宫成为后宫,还为你欢悦,却不知一转眼就天人永隔,你是因为想来找我才遇害的哎,我对不起你呀!”

杨宛的死,对王修微打击很大,她自责和痛楚了很久,更将杨宛的骨灰埋在和谐的院子中,植上树,更在那边为他守孝8月,还写下了千千万万悼念杨宛的惨痛诗句:

丢失因生梦见心,自愁孤枕与孤吟。

怎么着永夜曾无寐,悔向湖边独独寻。

王修微——《怀宛叔》

江流咽处似伤心,霜露未深芦花深。

不是青衫工写怨,时见唯有白头吟。

王修微——《近秋怀宛叔》

泉声乍远雨声闻,残睡昏昏梦到君。

最是梦醒无意绪,暗推窗看水边云。

王修微——《梦宛叔》

寒灯怯影黯疏帏,霜月留魂露未晞。

自己梦到君君梦我,好迟残梦待君归。

王修微——《冬夜怀宛叔》

王修微才刚刚从杨宛的悲痛中缓过来,没悟出,更大的打击纷来沓至,李闯的大军打进新加坡,崇祯国王自缢就义,乱军肆虐京城,将首都成为了人世炼狱,可接下去,更大的妖怪满清从山海关杀入巴黎,一路向北杀来。

心里如焚建立的波尔图小朝廷,如故继续那党争内讧,国家都亡了,那么些人还在为争权而倾轧争斗,军队互不统属,史可法空有督师之名却调不动一兵一卒,只可以社团威海城的赤子御敌,也让满清损失惨重,城坡之日,雷霆大发的卫队伊始屠城,十天的屠杀,秦皇岛城血流成河,八十万国民被杀戮殆尽。

紧接着,嘉定的平民自然社团,殊死抵抗,连青楼妓女都拿起武器站上了城墙,这场惨烈的交锋之后,清军又是为富不仁的屠城,反复屠杀了五回,几十万嘉定百姓死在了自卫队的屠刀之下。

还有江阴城,死守八十一天,弹尽粮绝城破,整个江阴城男女老少贩夫走卒妓女优伶全数战死,竟无一人投降!还有塞内加尔达喀尔、乌鲁木齐、包头、昆山、台州、海宁、波特兰、麦迪逊、明斯克、德阳,澧水、漯河、信阳、南雄、蒙城县、德州、汾州、太谷、泌州、泽州等等等等,到处都是人民殊死的抗击,四处可见自卫队惨无人道的屠戮,短短几月,就有上千万秦朝老百姓死在清军的屠刀之下。

许誉卿带着王修微不断的往东逃亡,天天听着那么些令人震惊和愤慨的信息,许誉卿忧心忡忡,才四十岁的人,几月时期,便已是满头灰白,他平常仰天长啸,握着王修微的手嘶吼道:“我好恨啊!那清军的八旗兵才有些许?那帮着清军肆虐江南的,其实多数都是早就的明军啊!那人心到底怎么了?那朝廷上的曾外祖父们到底怎么了?难道他们真不领会生死相依么?他们那样斗来斗去的究竟是图什么哟?还有那多少个饱读诗书,口口声声将满世界,气节,大义挂在嘴上的头面人物,那时候怎么一个个的都投了满清鞑子去了?修微,你说说,那世界到底怎么了?那人心到底怎么了?”

那会儿,王修微只能够安静的陪伴着许誉卿,因为她精晓那儿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那几个问题,许誉卿其实内心都清楚,他只是不甘心,他只是恨,他只是在自我批评,他本应也是在守城的,他可能更愿意轰轰烈烈的战死吧!是上下一心拖累了他,他是为着协调才没有去做她心里想做的事。

望着眼前那么些愿意为祥和放弃所有的爱人,那个肯定是惊天动地的男人,此时却哭得像个儿女同一的先生,王修微心疼欲绝,她是当真爱她,他不希望她径直这么的惨痛,她不可以如此自私的直白让她那样悲哀。

于是,王修微病倒了,一个怀抱死志的人,又怎么样救得活呢?更何况,那孤村陋室,又何地能找到救她的东西啊?就这么过了十天,王修微除了每日被许誉卿灌点水之外,没有吃其他东西,

这一日的黄昏,残阳如血一般的映射着衰退的荒村,王修微卧在榻上,面色惨白,眼睛紧闭,气息微弱,满头花白的许誉卿守在头里,满面焦急,刚经历战火,百姓逃散,连吃的都难找到,更别说中药,他只好眼睁睁的望着友好深爱着的王修微日益接近离世。

归根结底,在夕阳的余晖下,王修微缓缓睁开了双眼,就像还有了点精神,许誉卿火速握住她的手,轻声唤道:“修微,你醒了,感觉好些么?”王修微勉强挤出点笑容,用柔弱的音响说道:“许蛮,我就要去了,不能再陪您了,我最遗憾的就是没能为你生儿育女,你也不听我的再娶一个,我走了,就连个陪你的人都未曾了。”

许誉卿也知道那是回光返照,王修微的光阴不多了,强忍着悲痛,微笑的说:“我若是有您就够了,哪里还需要外人,若真剩我一人,尘世也没怎么再可留恋,我就出家修行去,也不要求哪个人陪了。”

王修微终于急不可待落下了泪水,轻声说道:“许蛮,今生能遇上你,是我最大的托福,有您那样爱自己,我一度什么都丰盛了,答应自己,剩下的生活,你要美丽的,去做你想做个该做的事,好么?”

许誉卿微笑着说道:“我最想做的事,便是陪你,不如,就让我陪您一头走吧。”王修微努力的舞狮头:“不要,你心中装着家国天下,还有很多值得您去做的事,你早晚替自己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把满清鞑子赶走,好么?”

许誉卿如故微笑的点头:“好!我听你的就是!”王修微最终将头枕在许誉卿手上,牢牢抓着她,轻轻唤了声:“许蛮……”便面含笑意的万古睡去了,许誉卿轻抚着她的头发,低声呢喃道:“修微,走慢一些,不用多长时间我就会再来看你的。”

安葬了王修微,许誉卿回到江南,南明弘光帝派人征他入朝,许誉卿却不容了,他回复使者说:“请您回复皇帝,朝廷里派系林立,党争不断,我曾经不想再去那样的地方,可自己会用自己的法门为国尽忠。”

而后,许誉卿集团义勇军,随处抵抗清军,三遍次的被打散,又一回次的重复社团起来,可惜,南清代廷被内争拖垮再次覆亡,连半壁江山也没能保住,许誉卿万念俱灰,本想一死了之,可考虑曾承诺过王修微要完美活着,便忍住了死的思想,找了个古寺,剃度出家了。

剃度之后,许誉卿天天诵经超先生度,但是,华夏大地数千万冤魂,何地超度得完的,三年以后,许誉卿无疾而终,临死前,嘴里念着王修微的名字:“修微,你的许蛮那就来找你了,没有你的日子,真是生活如年啊!”

盲目中,他又回来了江南,回到了第四回送王修微回小院时的古道,王修微就立在江南的春风里,微笑的望着他,给她念着那首《忆江南》:

寒沙日午雾犹含,萧瑟风光五月三。

扑地柳花新燕子,不由人不忆江南。

王修微——《忆江南》

——本故事完——

敬请期待下一个故事,或者你们想看哪个历史人物的故事,也足以留言告知自己。

图片 2

相思引——风起于末逆水寒(6)

下功夫用情写故事,喜欢,就请持续关切~~


看其余故事,请点击下方:

中篇凄美历史爱情随想【相思引】目录

富有小说故事已报名版权珍爱并署名维权,如有抄袭偷盗,坚决维权到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