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将军与八百里河套

自己的诞生地,在接连不断的阴山脚下,八百里河套平原上,那里土地雄厚,人杰地灵,在长久历史长河里,曾有一位老将辅导广大指战员在那片土地与东瀛战胜者英勇奋战,那位大将正是傅作义。

1940春节的“五原战役”是由有名抗日将领傅作义将军指挥的。河套地区以来正是军队要塞,狡猾的扶桑鬼子在占领五原县后,妄想长时间盘踞在那边,留下多少个叫做水川伊芙的皇家司令员亲自率军驻守,五原老百姓从此蒙受着日寇的血腥蹂躏。

在降雪的大吕里,傅作义将军对手下各将军说:“河套地区的存亡,关系到西南京大学局的权利险。我们占有天时、地利、人和,小编只说三个字:‘胜利!’你们回来快速备战。”

军士们触动得跃跃欲试,并创设了详实的交锋铺排。夜战、巷战的勤学苦练,“掏心理战木术”的预演,鬼子兵力的侦察,桥梁、堤坝的炸裂,粮草、弹药的运输……一片紧张的备战景观。

1940年3月20日早晨,寒风呼啸的五原县城一片古金色,傅作义将军指挥攻取五原的应战打响了。突击队的几名便衣初叶冲向城南门口,几分钟就干掉了6个守兵,占领了城门。接着,800多名敢死队员像猛虎般冲上前去,用“掏心理战木术”突进五原城内。

新31师随后攻入,敌人被分开包围了。立刻,枪炮声骤起,全城震动。鬼子从梦中惊醒,仓促作战。有的刚一出门,还没搞清方向就被消灭了;有的还在床上脑袋就搬了家。天快亮时,日军司令部、弹药库、粮库等都被彻底捣毁。日伪军死的死、逃的逃,五原新城被收复。

在五原县古村,新32师等部正发起猛攻。在大幅炮火的保卫安全下,步兵英勇杀敌,打垮了敌伪军,到第2天攻克了五原旧城。

此刻,敌增派部队乘100多辆汽车、坦克,急匆匆从珠海来到。但一到乌加河畔,他们便气得发疯,因桥梁早已被炸掉,堤坝被掘溃。乌加河水像脱缰的野马汹涌奔流,公路被淹没了,道路翻浆,敌人的坦克、汽车陷入泥淖中难以行动。

从五原县逃出来的溃军受到傅作义部游击队的阻击。在乌梁素海附近的四柜村,游击队发现几10个鬼子正窘迫逃窜,有骑毛驴的,有步行的,唯有贰个长着大胡子的小个子骑着马,还边看地图边说着什么。

枪法好的老马同时瞄准了那么些目标,“叭、叭”两枪打中了他的胸口。又是一阵猛攻,别的鬼子兵也都被消除。战士们冲上去,从那矮个子身上搜出图章一枚,手枪一支,战刀一把。“啊,是她啊!”战士们都喜出望各市呼叫起来。依照图章、肩章判断,打死的难为率军驻守五原县城的东瀛皇家中校水川伊夫。

到了3月23日,战斗基本竣事。至十一月2日,五原新旧城收复。共毙日军上校水川伊芙等大佐、中佐、少佐、连长等军士300余名,士兵1100余名,毙伤伪蒙军贰仟余名。生俘日军指挥官观行宽夫等50余名,俘虏伪蒙军1800余名,获火炮30余门、轿车50余辆、轻重型机器枪50余支,其余军需甚多。此役巩固了大西南屏障,鼓舞了炎黄全体成员的抗日斗志,人们誉为“五原大胜”。

为了纪念“五原大败”,河套人民正将这一现实纳入“历史文化重现工程”,将以遗迹、雕像、碑文等方式再现威名远扬的“五原战役”。

难忘历史,向那个保卫我们家庭的英烈们致敬!

文/来源于三胖蛋微信公众号

(内蒙古旅游网汇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