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赋新词强说愁

人生有三不朽——立德,立功, 立言。

读钱穆《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之谈写作

人生有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前两者于自我而言则距离远矣;后者还有些许可能,但也不是团结心之所向。写作带给自己的好处可用「记录」二字概括。我时常抱着逍遥,信笔而出;心有逍遥,笔随兴至的神态创作。可是对于创作写作这种名山事业,仅偶尔为之,且对于著作观念,则以情真为最上,形式次之。深感「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昨夜折腾反侧,一向在床上回味钱穆《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书,突然想到写作之一二。

为赋新词强说愁

上小学时,语句通顺,就可以说是一篇好作文;上初高中时,倘诺能选取比喻、拟人、排比等修辞手法,结构逻辑无问题,特别是起始、结尾再写得赏心悦目一点来说,也足以说是一篇优良的稿子;上大学时,要是把前两者加上,并且旁征博引,作品构思层次又怀有提高的话,也正是一篇不错的行文。但随着年华的无休止扩大,随着看的书本的络绎不绝增厚,我猛然意识整整的写作情势都基本无用!就像武林大师一样,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地,旁人看起来就跟平时一般人差不多,结果内力深厚。唯有小说蕴涵的内在精神最着重。当然即便两岸兼顾,更是不必言说。前几日再看辛弃疾《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一词,体味尤深:

豆蔻年华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当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经历——真情实感说

而所谓的「著作蕴涵的内在精神」指的即是作者的人生经验。而由人生经验写出来的事物,必发自内心,必表明作者的真情实感,而真情实感就是作文的万丈境界。我觉得现在我们不少人的编写就属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品种。

自家一贯给自己的固定就不是当一名作家。模糊感觉温馨更想做一位经济学批评家,文学家。我对团结的创作要求就是:不管犯不犯错,只要旁人能看懂,知道自家想要表明的趣味即可。

ca88手机版登录网址,我国自古士人的人生格局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万里路」就是涉世。司马子长年轻时遍游祖国,看山川,问历史,方得《长史公书》;顾亭林一生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方得《天下郡国利病书》;钱穆生在新旧交替的近代社会,一生漂泊四方,看遍人间百态,方得《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书。

余以为经历分为个人经历与外在经历两地点,外在经历又分为社会经验与书籍经历。个人经历即自己个人一生所经历的各个事务;社会经验即眼前社会发出的各种大事件;书本经历就是您在书上得到的旁人生活经验,特别是人物传记类。

故此读书实在是不能亏本的买卖。我每每听到同学埋怨书太贵,而我觉着只要这本书的经历价值丰富,即使它卖几百元一本也不贵,因为您收获了别人的一世。而别人一生中的经验丰富偿还你。

私以为上述经历中,个人经历最着重,社会阅历次之,书本经历最终。书本经历说到底,也是人家的经历,你不可以有深刻体会,当然也有共鸣处。司马迁在观望前人的逸事时,平时闭书叹息,想见其为人。可是不纯、不真。

可是书本经历却是我们脚下唯一可以拥有的经历。往日写作文的时候,很几个人都会感觉无从下笔。老师就隔三差五说:「书到用时方恨少。」,确实也那样,特别是议杂文举例论证的时候,平日引用一些古今中外的名家轶事作佐证。每到增添文(加文)采的时候,引用诗词文也是隔三差五。而这么些论据往往来自书本。可是前几天自我不太帮助「书到用时方恨少」这些说法。我以为就是我们太年轻,经历太少,故没有话可说,没有事可写。此乃写作之一大悲哀也!

笔记重要说

经验在编著中的重要性显明。我觉得经历虽重要,更首要的确是记录经历。或文字,或图表,或音频。每每想到此时,想到自己原先刻钟候那么多或喜或悲的事体,却没有记录下来,未尝不叹息,不过幸而我未曾决定当一名作家。偶尔自己也写一些诗词文,不过它们必然与本人的亲身经历有关,它们只是自己的生活记录,它们必「缘事」、「缘情」而发。

贯穿到底的宏旨

我发现大多任何人的写作都有一个贯通到底的焦点,而以此主旨似乎和这厮的人生观、价值观相关。《论语·里仁篇》孔圣人说:「‘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说:‘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又《论语·卫灵公篇》孔圣人说:「‘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再如钱穆的有所随笔,也有一个要旨,他说他是为了纠正国人对昔日4000年来的历史知识的偏颇之见,从而经世致用,为后天为后日的中国社会提供一些借鉴。我对此深表同意,即便本人前几日还并未找到自己创作的主题,不过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必发乎内心。

18:36

15.07.06

上官下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