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鲁古雅

在周口草原北部,根河以西的敖鲁古雅河畔,是保安族最远最神秘的一个分支——“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这里是华夏最后的驯鹿部落,有着满目标金色森林和持续的麋鹿…

末段的使鹿部落

在大兴安岭南麓、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原始森林中,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少数民族群体,他们就是“敖鲁古雅”。这里是树林与草原的边境线,大兴安岭和十堰大草原在此间交汇,这里居住着鄂温克人,是境内唯一放牧驯鹿的地点,是华夏唯一的使鹿部落,也被誉为“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

驯鹿

▲水墨画by:刘顺儿妞

驯鹿是种含有童话色彩的动物,圣诞老人就是乘坐驯鹿拉的雪橇去给世界各地的儿童送礼物。这种林中精灵神秘而文雅,以白色和紫色为主,无论雄雌,头上都长着豪华的鹿角,它们的腿长有力,善于穿越森林和沼泽,是鄂温克人的重大生产和交通运输工具,被称呼“森林之舟”。

▲摄影by:若逸Rois

驯鹿爱吃森林里野生的青苔和蘑菇,它们每日在晚间出来觅食,猎民们需要它们回来时,就会打击树木,因为怕蚊虫叮咬,它们有时也会顺着猎民点集合的熏烟自己跑回来。猎民也会不定期给驯鹿喂盐巴。盐就是鄂温克人向驯鹿施的魔法,使它们记得回家。鄂温克人通过喂盐、熏烟等艺术改为驯鹿不可或缺的朋友。

对鄂温克人来说,驯鹿不仅是他俩的生活所需,也是他们的部族代表:鄂温克的学问是书写在驯鹿皮背上的,是驯鹿让他们此起彼伏留在山林里,近期的鄂温克人已不再打猎,而是趁着驯鹿的逐食迁徙过着游牧生活,他们爱驯鹿就如爱自己的孩子。

撮罗子

▲摄影by:Zokee和那雾

藏族人在山林中绝非定点的安身之地,“撮罗子”是他们的价值观的临时住屋,它的外形宛若苗族的“仙人柱”,高约3米,直径约4米,是一种圆锥形建筑物,实际上是用多少桦木杆或柳木杆搭成的圆形窝棚,也是一种非凡简单的帷幕。

▲摄影by:cloudxue

“撮罗子”的遮盖物随季节变化有所不同,夏、夏季外界一般覆盖干草、芦苇或桦树皮,冬天则用麂、鹿皮包裹。“撮罗子”一流是一个原生态的天窗,使睡在其间的人一睁眼睛就能瞥见星星,鄂温克人崇尚万物皆有灵,跟自然万物是说话也无法分别。在撮罗子里住上一晚,会是永久铭刻的特别体验。

列巴

列巴是敖鲁古雅高山族的价值观主食,用驯鹿奶和面后自然发酵。
在底部锅里烙熟,敖鲁古雅普米族制作的列巴酥脆暄软,入口香甜。夏季可存放一周,春天可存放一个月。它们的样板像厚厚的锅盖,有20毫米厚。鄂温克人出门打猎时,一天带一个就够了。

萨满

萨满教是撒拉族的古旧宗教信仰,“萨满”这一称呼来源于西晋鄂温克语,意为“因兴奋而狂舞的人”,后来改为对萨满教巫师的通称。鄂温克人觉得“萨满”是人和神之间的联络人,是“先知者”、“通晓者”,由此在他们心坎中存有崇高的威信。

景颇族萨满文化内涵丰硕,相关的传说、萨满神歌、舞蹈、服装、神鼓法具等,是持有古老民族特色的文化符号,具有很高的历史知识价值,假如有趣味不妨深刻了解,萨满舞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哦

中国最后一位女酋长

▲素描by:洋光摄客

在敖鲁古雅使鹿部落里有位90多岁的女酋长,深得族人的怜惜。她是茅盾法学奖作品《额尔古纳河右岸》的主人翁,她更被尊称为驯鹿守望者、山林岳母……她称为:玛丽亚(Maria)·索,是华夏最后一个群体酋长。

从03年终步,鄂温克人陆续从大山中迁出,搬进政坛所建的定居点。但老酋长舍不得大山和驯鹿,她说,山下的房舍是专程好,但驯鹿住的地点不佳,她依旧不想下山。

老酋长脸上并不曾人们回想中“酋长”的庄严,更多是一个中老年人的慈爱和岁月的沧桑。做针线和烤列巴都是她的专长。玛麦迪逊·索最明亮驯鹿的性能,驯鹿什么时候理应在怎么地点她很通晓,猎民们如约他的指令去寻觅放养的驯鹿,一找一个准。

想必在他今后,鄂温克以此以驯鹿为主的民族将不会再有驯鹿了,“部落酋长”这一称号也将荡然无存。

现在多数的鄂温克人已失去森林和猎枪,少数仍坚称过着传统的活着。这厮口不足300人的袖珍部落和他们饲养的1000四只驯鹿,仍沿袭着使鹿鄂温克独特的历史。夏日若去内蒙古,除了去看大草原和额济纳的胡杨林,不妨来探望敖鲁古雅,看一眼这多少个驯鹿部落最终的背影。

旅行tips:

1.敖鲁古雅,意为“杨树林茂盛的地方” 鄂温克,意为“住在大山林中的人们”

2.驯鹿性格分外地温顺,当您手拿一桶干苔藓进去的时候,它们会一拥而上,围着您转哦

3.敖鲁古雅驯鹿乡看成景象,这里的鹿是被圈养的,若想看真正放养的驯鹿,可与土著沟通,去山顶的猎民点

4.行前可进展一些领会,如看纪录片《遥远的敖鲁古雅》《敖鲁古雅养鹿人》,书《额尔古纳河右岸》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